读趣阁 >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选择住在灵都 > #4 书到用时方恨少,票到月底不够多

#4 书到用时方恨少,票到月底不够多


  “啊,那我先谢谢学长啦!”
  “跟上我的脚步,我可不希望你走丢了。”
  ……
  所以说去宿舍楼为啥要开车啊?
  “那个,学长,你确定我们现在是……去宿舍楼?”
  “当然,我十分确定。”
  “我们宿舍在城里?”
  “不,是你的宿舍在城里,新生还是普通人的程度,所以一般都会被安排在城里,这是对你们的一次检测。”
  “检测?”
  “没错,接下来学院会派发给你们新生很多任务,城里是最适合你们新生的,同时,在任务过程中,你要保证行动绝对严密,不会让你小队之外的发现。”
  “这什么跟什么呀?学长,我还是一脸懵逼啊!”
  “别慌,我先带你到你住的地方,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你,你自然会有更深入的理解的。”
  ……
  车终于到停了。
  “去顶楼找茶寮,滚下我的车!”
  哎,这个世界总是对我恶意满满,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谁叫我是坚强的小强呢……呸,谁是小强。
  眼前,是方哒广场的背面。
  摸黑往前走,途经一处喷泉,后面杂草丛生的地方。这里竟然有一个门正打开着,亮光使我不得不注意它。一般商场半夜竟然会留一处后门,难道不怕遭小偷吗?到了顶楼,打开铁门,我惊呆了,这里灯火通明,分明不像是关门了的样子。几乎每家店,都是关于吃的,而且种类繁多,但是,店内空空如也,任何装饰都没有……在城市里的茶寮,还是比较少见的,这个茶寮是在方哒广场的最顶楼,很隐蔽的一个角落,这是唯一一间有装修的店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所以即便它如此隐蔽,我还是径直向这家店走去。
  越过店门口,一阵电子声响起:欢迎光临。
  走进这家店,竟觉得古色古香,仿佛真的就置身一间古代的茶寮,茶寮结构四四方方,桌椅的排列根本就是无序排放,让人很不舒服。只见正中央,坐着一位老先生。
  老先生回过头,冲我笑了笑。
  “你来啦,坐。”
  随即,老先生指了指旁边的小木凳。
  “坐这。”
  卧槽,所以我还不许上桌了……行吧,这老先生看我,看得我心里毛毛慌,我也不敢说什么,就往小木凳一坐。
  啊,爬了五楼,真特么类。
  老先生抓起一把茶,洒进紫砂壶。将水壶里的热水倒入紫砂壶,又把水壶放了回去,这是个煤炉子,煤烧得红火着呢。
  老先生又把紫砂壶盖子拿起来,放在三个小茶杯上,然后把茶倒在盖子上,又巡了一巡,点了两下,用木镊夹起盖子,又盖回了紫砂壶。
  “来,喝。”
  老先生下令,我怎敢不从,不管怎样,我绝对如果我不喝,会死得很惨。
  拿过茶杯,我一咕噜往嘴里倒。
  老先生骂了一句:“没修养!”
  然后就见他把剩余两杯茶直接给倒了。
  卧槽,是你叫我喝的,怎么又没修养了。
  煤在火炉里烧得正红火呢。
  “你是新生,明天我有个任务给你,去后厅先随意找一把椅子睡下吧。”
  成,只要您不再虐我了,去哪都行,我屁股刚从椅子上抽出来,就听见一声:欢迎光临。
  就看到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子,后面跟着一个斜挎新生引导的人。
  “学弟,你就先进去吧,我得回去了。”
  “好的,谢谢学长!”
  说罢,背后的人影就走了。
  只见老先生指了指他对面的座位:“坐。”
  卧槽,老先生,怎么他就能上桌了,他是不是你亲戚啊!
  那男子走了过来,坐到了老先生对面的位置上。
  老先生用木镊夹起盖子,将热水倒入紫砂壶,然后,又把盖子盖回去了。倒了三杯茶,老先生拿了其中一杯,在茶盘边缘磨了磨,放到那个男人面前。
  “喝。”
  那个男人却说:“不敢。”
  卧槽,直接认怂了!哈哈,看来我还是比较厉害的。
  老先生却说:“喝,无妨。”
  “不敢。”
  老先生将茶杯取回,自顾自喝了起来。
  “明天有任务给你,你先去里屋找张床睡下吧。”
  “卧槽,老先生,他那么怂睡里屋,我听见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怎么就睡客厅!”
  老先生却是自顾自眯缝着眼,根本就不理我。
  哎,如果这个世界能对我温柔一点,那就好了。就在这时,我发现炉火一下子旺了起来,那亮光已经是我无法忍受了,等亮光暗淡下去,整个茶寮已经空空如也,桌椅都不见了,和其他的店铺完全一个样了。
  ???
  所以说,我睡哪?就这会,我愈发觉得大楼窗户那灌进来的风让人冷到浑身发抖。八月的晚上,是真滴冷。
  算了,还有两个小时就天亮了,我今天睡得够饱了,这会估摸着已经快五点了。正是吃早点的好时候。
  我又闲庭信步,从方哒广场溜了出来,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我都还来不及消化,我就感觉,我先前十八年,就像白活了一样,直到现在,才感觉世界就像孔雀开屏一般,那种异样的美,一直在吸引着我。
  ……
  早上八点,夏天的太阳已经是疯狂地发光发热了,这次,我直接从正门进了方哒广场。
  直接来到电梯,啊,观光电梯,真好,那么,我只需要按五楼……卧槽,五楼呢?
  不对呀,莫非是我打开方式不对,那就还是去消防通道找昨天上楼的楼梯吧……
  我直接乘电梯到了四楼,找到了消防楼梯,果然有通往五楼的楼梯。我还是照常上楼,发现五楼的铁门已经紧缩着了。看来必须用一些特殊手段了,蛮力!
  我往前去,把铁链一扯,嗯?都不用力气,铁链直接断了。打开铁门,走了出去。
  整个天台只有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特么,五楼呢!看来,也只有灵异可以解释这个现象了,那我现在该怎么去找老先生啊!
  凌乱中,我似乎听到背后有人走了上来,脚步声是尽量放低那一种,但依旧被我察觉到了。
  我猛地一回头,就看见那人正在楼梯拐角,四目相对,但我看不见他长什么样,这人戴了个口罩,还有帽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看到我一瞬间,他似乎是本能的一般,疯狂往楼下窜逃。有问题!我也不知道为啥,但就是想追,反正这会我也找不到五楼,或许这个人知道!
  那个人根本就不进商场,只是顺着楼梯往下飞奔,我在他后面紧紧地追着,在一楼拐角的地方,他的脚突然崴了一下,是个机会,我马上扑了过去,把他的双手反锁在背后。
  “哎哟,疼疼疼,大哥饶命,你到底要干嘛啊!”
  “你刚在那鬼鬼祟祟地,在干嘛!”
  “哎哟,我就是去天台看看,看看不行吗!”
  “废话,当然不行,我是商场的管理,天台是你随便上的地方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寻思着可以忽悠他一下。
  “是是是,大哥说得对,我马上离开,行吧?”
  “不行。”
  “那你还想我怎么样嘛!”
  “你绝对不是就去天台看看,你到底去干嘛!”
  “我不说你就真不放了我?”
  “对!”
  “我是铁门的维修工啊!我昨天刚上去维修那里的铁链,那里的铁链最近三天两头坏一次,我昨天修完钱包忘拿了!”
  “我不信,除非你跟我过去,如果钱包真在那,我就信你。”
  “行行行。”
  我正起身准备押着他往五楼走,没想到他一下子就挣脱了,这个滑头,是真滴滑。
  就看见他以最快的速度往楼上冲,一步得三个台阶。这怎么成,追!线索不能给跑了!
  线索,线索,你给我停下来!
  “我靠,跑不动啦,呼~呼~”
  线索哥已经停下来了,可以看出来他是真的累,我也特别累。
  线索哥瘫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你为什么追我!”
  “因为我要太……呸,那你为什么跑!”
  “废话,你追我我不跑,而且你一个人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天台门口干嘛!”
  “兄弟,我们都坐下来了,咱们好好说话,怎么上顶楼啊?”
  我这么问,是为了试探他,目前尚且不知道透露出关于灵城学院的事,会发生什么,但是还是尽量小心谨慎。
  “顶楼?坐电梯上去啊。”
  “顶楼啊,顶楼啊。”
  线索哥一脸懵逼,然后拿了张纸,啐了一口:“我靠,所以说你也是新生咯!”
  “你也知道灵城学院的事?”
  “废话,我都知道你是新生了!”
  “所以说你刚在顶楼门口干嘛!”
  “我不知道怎么进去啊!这个学院就这么让人一脸懵逼的吗?”
  “不知道怎么进去?”
  “我觉得你肯定知道。”
  “我靠,这不是写在新生手册里的吗!”
  “新生手册?还有这种东西?”
  “你没有吗?报名处领取的啊。”
  额,既然这样,那也就能说得通了。你个糟老头子真不是好东西,竟然克扣我的东西!
  “额,我似乎,没拿到……”
  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实话实说了。
  “所以说,你想进去,却没有办法对吧。”
  “嗯,对。”
  “噢,既然这样,嘿嘿,你刚才好像还把我压在地上,我可是很生气呀。”
  线索哥,你要不要再无耻一点!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把我逼急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大哥!我帮你捶背!我帮你捏肩,你就带带小弟进去吧!”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识时务者为俊杰!
  “噢,这倒要看你表现了,来,帮我捏捏肩,捏一个小时,我就带你进去。”
  大丈夫能屈能伸,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住,忍住!不就是低头吗!人有的时候,还是要学会低头的。
  “当然,如果按一个小时我还是觉得不舒服,那你还是要按到我舒服为止哟!”
  卧槽,你还要不要脸了!行,我帮你按!
  他就着楼梯台阶坐下,把衣服给掀了起来:“呐呐,就是这里,贼酸痛。”。
  对,就是现在,我还得感谢你帮我把你衣服掀开,我一把夺过他腰间的那块玉!
  “我靠,大哥,求你,还我,有话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