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平行天井 > 第十七章 路遇熟人

第十七章 路遇熟人


  朝博来不及想,也什么都没有想,立即跳了出来,一个过路的女人立即尖叫了起来。朝博还朝她一笑,呵呵,奇怪吧,他的确还朝她一笑。然后就是撒腿怒跑,这是一条比较热闹的街,这个时候是人来人往,朝博这个裸奔者自然是当时全街轰动的景象!还有几个人跟着他跑起来,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很快,朝博就听见汽车的声音在后面不正常的轰轰的响着,一回头,三辆汽车,7、8个人,一起在路上不顾一切的追逐着他。
  不能在大街上跑!朝博仗着自己熟悉这里的道路,他开始向小胡同转进去,七转八转,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吓倒了多少女性,穿过了多少条马路。终于,他身边安静了下来,他躲在一个垃圾房的边上的花坛里面,这个时候,天也黑下来了。
  朝博并没有喘气,他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奔跑很长时间,这可能是他长期跑步的好处,也有可能他的身体有了些别的变化。他在那里蹲着,警惕的听着、看着周围的动静。不过,很快,朝博就听到不远处有汽车尖锐的刹车声,和一些号令似的吼声。
  他们来了!他们又找到朝博了,厉害!
  朝博从花坛里跳出来,向没有声响的巷子里面跑去,所幸得是,朝博终于穿上了一直拿在他手里的内裤,并在路上扯下了一条运动裤和衬衣,并弄了一双旅游鞋。穿着尽管比较紧,但是还算合身。
  当他要跑出这条巷子的时候,发现一群人已经在巷子那边向他追过来了,朝博开始意识到他们知道他身在何处,而且能够准确的判断出来他在哪里。这个意识越来越强烈,朝博强烈的认识到如果是这样,他最终将被他们团团包围,绝无脱身的可能。
  朝博翻过了两道围墙,很快感觉到他的脑袋开始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停止前进,并且他的胸口开始突突的跳,他一摸,摸到一条青筋一样的东西在他的胸前剧烈的抖动着。朝博并没有觉得吃惊,只是拼命的控制着自己,不断地告诉自己坚持住坚持住,不过他的脚步还是慢了下来。
  在听到前后左右都传来追赶者的声音的时候,朝博大吼了一声,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脑袋里的这种疼痛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不过,在吼声之后,这种痛楚骤然的降低了。很快就没有了感觉,身体也格外的轻快。
  朝博在一群蓝制服的人的跟前,跳入了一条臭水沟,马上在他旁边就响起了呲呲的东西射入水中的声音,这应该是一种消声手枪吧,朝博知道他们已经很明确的想要他的命。
  也不知道是朝博的幸运还是巧合,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桥墩子,在桥墩子的掩护下,翻过了臭水沟,逃走了。
  为什么要说逃走了,是因为在后面的一段路途中,朝博没有听到那些人如影随形的跟着他的动静。朝博明白可能他们的确失去了他的踪迹,也许是不久前剧烈的大脑疼痛的好处吧。
  朝博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呆了下来,除了全身污水并恶臭外,运动裤也不争气的开档了,从前到后,成了标准的开裆裤。
  天已经沉沉的黑了下来,除了远处的汽车声和旁边的人家房间里的电视声,这个世界像死了一样的安静。朝博孤独的蹲在这个角落里,想和黑暗融为一体。他想了很多,从他毕业后开始,到我做淘宝,恋爱,结交朋友,认识周琴,杀手出现,陈杨的死,宋海燕的自杀到方长与“周琴”的出现。他知道,他的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他已经被卷入一个很深很深的漩涡里面了。
  朝博在以前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会变成今天这样的一个人,独自面对着他未来可能无法想像的痛苦的生活。也许,明天他就会死掉,然后登上报纸或者毫无声息的失踪了,谁都不会记得他,甚至连他周围的人也可能受到牵连。
  朝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就是因为他胸前那个奇怪的纹身吗?如果他忘了周琴,不碰巧的看到这个纹身,又不去用刀子刺它,可能他还是平静的生活着。谁都不能怪,只能怪他自己,都是他自己给自己找的事。
  朝博眼睛发红,鼻子发酸,很难过,他把头深深的埋在两腿间。哽咽着,“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碰到这些事情?我就不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嘛?”
  算了,面对吧,朝博目前所知道的也许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面对这种非人的势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活下去,能多活一天就是一天吧。
  朝博承认自己曾经非常害怕死亡,但是到现在这种局面,这种死亡就站在你身边,随时会要你的性命的时候,反而不这么害怕死亡了。
  在这里呆了不久之后,朝博又起身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涯。
  他决定要离开安吉。
  朝博分辨了一下方位和他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在塘浦一带,他可以选择到汽车站去,和旅客混在一起,逃出安吉。
  就这样摸清了方位,向车站走过去。
  经过了几个大的路口,一切都很正常,而且他并不害怕警察,因为他相信警察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但是朝博这个狼狈的样子,警察注意到他的话,让他去派出所呆着,以这些蓝制服的神通广大,一定能很快地找到他。
  安吉这个城市似乎已经太先进了,直到快接近汽车站的时候,朝博才终于发现了一个有水的花坛里的水管,把自己清洗了一下,可悲的是,也许是晚上的原因,他一条裤子都没有偷到。
  于是朝博就穿着这条开裆裤,来到了汽车站。汽车站在晚上还是异常的热闹,巨大的音箱发出的甜美的广播声中,把他拉回了这个现实社会。
  朝博身上没有钱,什么都没有。他这样可能连混进车站都难。因为裤子开档,朝博总觉得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一样,见到人看他都会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朝博在广场和民工混在一起的时候,他发现有人看他的眼神似乎不对了,但是他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一大群人来人往的人中有人在打量他。
  渐渐的,他发现我周围的气氛不太对劲,前后左右看了一下,觉得开始有人在向他靠拢,杀气,是一种强烈的杀气。
  朝博站了起来,很快,他发现已经有人在向他跑了过来,他拨开前面的人,加快了脚步。后面的脚步声更快了,对,一定是他们!朝博跑了起来,将一些人撞的前仰后合,开始有人嚷嚷:“抓住他!抓住他!”并且这声音越来越多,最后整个广场响起了刺耳的吱吱声!
  半个广场的人似乎活动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站起来向朝博追过来,他忘了从什么地方抓起了一根很短的扁担一样的棒子,挥舞着,击中了几个从前面过来的人,那几个人明显的民工打扮,但是那眼睛已经超出了民工的眼神。
  朝博的运动裤和上衣被撕开了,最后运动裤不知道什么时候只有半个裤腿了,于是他变成了一个真正只穿着内裤的人。朝博怒吼着,眼前发红,手中的棒子飞速的舞动着,只要是挡着他前进的人,他都会无情的一棒。
  朝博向入口冲去,正好赶上进站,黑漆漆的一片人头,他几乎是从人头上面爬过去的。这些进站的人尽管大声的抱怨,却阻挡了后面的人接近他的脚步。当朝博冲进站内的时候,回头一看,你绝对不会相信——半个车站广场的人都冲向了这里,密密麻麻的,向潮水一样多的人。
  警察是多么的可爱啊,他们冲着朝博吆喝着,但是没有冲过来,只是跟着他跑着。朝博大声的边跑边吼叫着:“让开,滚开!”
  这绝对会是一个壮观的景象,一个穿内裤的**的人,后面几乎有几百个或者是几千人追赶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三角箭头。。
  朝博在击倒了一个无辜的警察之后,冲出了检票口,车站巨大的喇叭诡异的吼叫着:“有手持武器的**神经病闯入,所有乘警保安,发现请立即击毙!重复一遍,有手持……”
  “见鬼!”朝博朝天怒骂着,他跑上了一辆没有人的大巴,跑到最后一排躲了起来,接着陆陆续续有人上来,他感觉到边上做了个人,那人忽然按住他的脖子,他抬头一看,竟然是熟人,是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