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女帝重生回2020 > 到处都在演戏

到处都在演戏


  白溪放下电话,刚想进医院,就被一个护士一撞,拉着摔倒,气得白溪,现在的人都这么没有礼貌了吗?
  现在的人都被人催着呢,员工催业绩,学习催作业,作者被催书稿,写不出来的电流伺候。
  还有那快餐员被催,快递员被催,水电工悲催,装修工被催,就连……
  什么事都催,白溪最讨厌人催了,看着自己手上的纸条,上面写着:医院里有警察监控,分散逃跑!
  用词不对,白溪第一反应就是,要么是撤退,要么是战略转移,要么是诱敌深入,要么是……反正,怎么也不能用逃跑啊。
  但是白溪很快就入戏了,直接一巴掌就“啪”的一声,打在那个手下脸上,手下懵了,你还真打?
  “告诉你,你这个贱人,前两天抢我男朋友,今天又侮辱我备胎,我不收拾你,你是真不知道天……”
  突然白溪也被打了一巴掌,猝不及防,她捂着脸,痛,谁打的?
  “抢你男朋友又怎么样,打你备胎又怎么样,就是打你,我刚刚也打了。”手下也是有很丰富的演戏经验的,不但报了仇,还顺利的接上了戏。
  白溪还想给她一巴掌,这个手下,居然敢打我,还那么用力,正要扇到那个手下,那个人用手直接一档,就抓住了白溪的手,然后用力一甩,把白溪的手甩开,说道:
  “白溪,你是什么东西,居然也敢追我们学校的校草!”
  白溪要不是演戏,就真差点认为是真的了,想起演戏,赶紧说道:“慕哥哥是我的,是我的,就是我的!”白溪声音越说越大,吼得医院门口很多人都看见了。
  手下又把白溪推倒在地上,才说道:“哼,那你就心里想着慕哥哥是你的吧,我要跟慕哥哥约会去了!”
  “王妍,我们走!”
  王妍听到手下的吩咐,靠近白溪时又出其不意地给了她一脚,直接踢中了她的腰部,然后才拍拍手追上去。
  “等等我,等等我!”
  白溪感觉,好痛,麻麻地,死王妍公报私仇,踢自己,白溪不能忍了,抢过旁边一个开着共享电动车的小伙子的电动车,一个掉头,开到最大油门,就向王妍她们两个冲了过去。
  王妍一看,我的天“快跑啊!”
  “跑啊!”
  王妍和手下一边吼着一边就分开来向两个方向跑去。
  白溪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去追王妍了,主要是王妍踢自己一脚是一方面,安排上也说了自己和王妍一组了。
  过了几条街,感觉没警察跟着了,白溪就载着王妍悠哉悠哉地在路边观赏风景了,她好像忘了,人家有定位功能的。
  警察其实根本没反应过来,一下子她们仨就起了冲突,然后就分散跑了,搞得汇报的时候都不好汇报,比如,那个打了那个一巴掌,那个又一巴掌打回了那个,那个被那个踢了一脚,那个开着电动车去追那个,那个到底追得哪个啊?
  虽然白溪没有身份证,但是谁叫人家办法多呢,随便勾勾搭搭,也不能这么说,反正就是有办法就对了。然后就坐上了公交车。
  至于衣服,刚才在一个路边摊,白溪和王妍每人买了两套了,还买了个漂亮的盗版包。
  “诶,白溪,你看我们现在这个妆,有没有那种大学生的感觉?”王妍一坐下就不安分了,
  “我本来就是大学生好不好,过完暑假我就要回台湾大学上学去了!”白溪看着窗外的景色回复道。
  “那你过年准备去哪里过啊?不如去我家,我是说,偷偷回去,以我们的修为,他们肯定发现不了,然后我家里有很多漂亮衣服和好吃的。”王妍说到最后就把声音放低,并且诱惑地说道。
  白溪不理她,自己还要去找梓鑫呢,怎么会去王妍家。
  “在北京呢,北京很好玩的,真不去?”王妍又劝道。
  “不是说了要跟梓鑫姐姐先回去的吗?然后再去台……”白溪没说完,一阵刹车,气死自己了。
  车停下来,下去了一波人,又上来了更多的人。
  车准备走了,又上来一个孕妇,这时车里早都没有座位了,就连其他的,都已经站了三四位了。
  孕妇左右看了看,就准备站着了,作为一向以助人为乐自居的白溪,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呢,所以,她一下子就……
  偷偷地凑过王妍耳边,轻声说:“王妍,赶紧让位!”
  王妍心中一万匹草泥马,白溪,白溪,很好,王妍答应了,答应得很爽快。
  她一下子……
  就站起来,同时把白溪也拖起来说道:“那位孕妇姐姐,我同学说她要做一下公益,希望能让位给您坐,但是她自己又不好意思说。”
  王妍说着已经把白溪推出了,差点就摔进一个男的怀里,同时王妍也把那名孕妇拉了过来。让她坐里面去。
  孕妇道:“这不太好吧?”她明显感觉到白溪有些不愿意了。
  “怎么不太好,我们要发挥和发扬十九大的精神,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请姐姐一定要给我们这些青年人一个机会。”王妍好像自己多有正义感一样,如果她以前不是坐车霸两个位的话,那还有说服力。
  白溪还能说什么,还能说什么,只能厚着脸皮承担下来这个做好事的美名了。
  突然,她感觉到后面有个男人?是不是……
  听说公交车经常出现这些,什么什么的,自己不会是?
  “这位小姐……”谁是小姐?
  “这位小姐,请您坐我的位置上吧,我下个站就要下车了。”突然那男子说道这样的一句话,害的白溪和某些人瞬间想歪了吧。
  白溪觉得,自己还是有一些魅力的,如果那个男的旁边坐的不是男的话,自己还可以去坐,现在,自己,好吧,还是去坐吧。
  下一站就到了,虽然自己的某些地方被盯了好几眼,但是白溪早有预料,自己这样穿,自己有什么后果会不知道吗?当然不是金丹期高手还是不要学本女帝。
  这一站又下去了大半的人,但是白溪旁边那个男的还没下去,而且那脸都……不是,他还是比较正经的。
  这时又上来了四五个人,车又要开动啦,突然两男一女又挤了上来。
  后上车者,必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