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万古神话 > 第六十五章 万界归一观想法

第六十五章 万界归一观想法

灵魂深处传来的阵阵刺痛,足以让人崩溃。
  
  这一刻的王昊,就算坐着都无比勉强!若是刚才再晚一点退出修炼,只怕他已经魂飞魄散,身陨道消!
  
  这让王昊吓出了一身冷汗。
  
  “小子,你没事吧?”
  
  在王昊身边,金十三注意到此刻的情况,露出一丝诧异的眼神。
  
  “神魂受创!怎么回事!为何我将神魂融入苍穹图之内观想,遭受反噬。难道这炼魂功法,有问题?”
  
  深吸一口气,王昊虚弱的喃喃道,他眼神变幻不定。
  
  或者说,藏百川给自己设下了一个陷阱?
  
  若是如此的话……
  
  “观想苍穹图,神魂受创?小子,你不会是得到了那藏百川的万界归一观想法吧?”
  
  金十三瞪大了眼睛。
  
  “你知道这炼魂功法?”
  
  王昊连忙朝着金十三看去。
  
  是啊!
  
  身边有这么一个千年之前的强者,自己竟然忽略了。若是早一点请教,或许不会这般狼狈。王昊有一些后悔!他大意了!
  
  “啧啧啧……真没想到,你竟然获得了这般机缘。藏百川那家伙将这等东西留给你。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得到王昊的确定,金十三眨巴了一下嘴巴,一脸羡慕。
  
  “这万界归一观想法,我了解一些。毕竟这该死的藏百川可是看守了我千年岁月。此炼魂功法,很是玄妙。修炼出来的神魂,气势磅礴蕴含天道之力!看样子你小子是冒进了?”
  
  金十三补充道。
  
  “给我说说!”
  
  王昊洗耳恭听,等待金十三的指点。
  
  “这万界归一观想法,也不知道当年姓叶的家伙从何处得来。算得上是上乘的神魂修炼之法。东荒太小,你或许对武道之路了解不多。我这一日观察下来,看你们这边的人,如今几乎都只是修炼内力!只是你们却是忽略了,这武道之路,本就是追寻天道之路,途径本就有千万条之多!
  
  当初,有人一夜顿悟踏入无上境界,这修的是心!有人神魂强大,以神魂控制一切,掌控苍天,杀人于千里之外,这修的是魂!也有人以强悍身躯破开苍穹,修的是体……而这其中,最寻常的便是修元气!不过,这元气却也是一切修炼的基础!只是侧重不同罢了!条条道路通天道,其中各有玄妙,也各有联系!
  
  炼魂功法,走的是修魂之路!修魂之路,千难万难,每一步都要谨小慎微!稍有不慎,魂飞魄散。越是强大的炼魂功法,修炼起来越难。你想要修炼万界归一观想法,想要一步登天观尽天下,若是不出事那才奇怪了!现在你要么静养一段时间,弄些灵药来滋养灵魂,恢复神魂。要么就是看看你这观想法能否恢复神魂。强大的炼魂术自然能滋养和恢复神魂的。否则,以你现在的情况,就等着神魂衰竭,然后丧命吧!”
  
  金十三看白痴一般扫了一眼王昊,一脸傲娇的哼哼道。
  
  “原来如此!”
  
  王昊恍然大悟,没错,刚才他便是尝试以神魂探索整个苍穹世界,所以遭受到了反噬。如此说来,他是真的冒进了啊。
  
  而且金十三的话,让王昊对这个世界,又有了更深的了解。
  
  武道之路,竟然有这么多路子可走。以王昊当初的境界,他很快明白过来。
  
  “这么说来,周山修炼的便是炼体之路?将身体强化到极致,元气只是辅助!那我呢?算是双管齐下?”
  
  王昊若有所思的问道。
  
  “那个大个子天赋超群。好像有高人指点?或许真能走出一条不错的路。至于你……炼魂炼气,一样不放,当初也有不少人这么做。只是想要取得成就,需要付出更多努力罢了。别最后一事无成就好!”
  
  金十三哼哼道。
  
  他口中所谓指点周山的高人,就是那个睡不醒的老头?王昊眼神怪异,嘴角一抽……
  
  怎么看,周伯都不像高人。虽然王昊也怀疑过。
  
  可惜,一个嘴里吐不出半点实话的家伙,谁能摸清他的底细?
  
  “刚才你说东荒太小,难道外面还有更大的世界?你见过?”
  
  甩开对周伯的猜测,心中疑惑解除,王昊感觉自己的心胸骤然宽广,心境似乎提升了一个层次。这时候想到之前金十三的话,不免好奇。
  
  “咳咳咳……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世界很大。大道三千,诸天万界!东荒?自然很小……”
  
  金十三欲言又止,似乎忌惮着什么。
  
  他在忌惮天道?
  
  难道这些话也受到天道压制?
  
  王昊皱起眉头。这一次他却是不曾追问。
  
  “小子,怎么样?大爷我一番话是不是让你茅塞顿开?要怎么感谢我?”
  
  看着陷入沉默的王昊,金十三连忙转移话题。
  
  他是真的怕王昊追问。
  
  “你想要怎么感谢?”
  
  王昊问道。
  
  “要不然咱们解除那一道灵魂枷锁如何?”
  
  金十三笑眯眯道。
  
  “滚!”
  
  王昊翻了个白眼。
  
  “你这没良心的东西!哼!早知道不管你,让你去死算了!你自己作死,大爷顶多受到一点牵连,不至于陪你送死!好心当做驴肝肺!那你就给大爷弄十个八个美女来吧。都千年没尝过荤腥了。嘿嘿……”
  
  金十三抱怨之后,一脸淫笑。
  
  “你可以好好的做梦!”
  
  王昊懒得去理会这色龙,直接再次沉入修炼。
  
  这让金十三几乎跳脚。
  
  ……
  
  “呼呼……”
  
  调整呼吸,王昊小心的控制已经受伤的神魂,再次融入到苍穹世界之内。
  
  有了金十三的指点,这一次王昊越发小心。
  
  他努力的控制神魂,朝着苍穹世界的一个点观想而去。
  
  哗……
  
  按照藏百川传承的要诀,不过片刻之间,王昊只感觉神魂遭受到一个强大的吸力拉拽。仿佛被卷入到一个无边的漩涡当中。
  
  等到王昊稳住神魂,他眼前的世界变了!不再是之前那般灰蒙蒙的世界。而是清晰了起来。
  
  王昊看到了一株花。
  
  没错,这是一株盛开的,蕴含着无尽生气的花朵。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观想世界,就从一花一木开始吗?”
  
  金十三的指点,让王昊此刻并不迷茫。
  
  调整呼吸,王昊努力的朝着这一株花朵观望而去,没有半点大意。
  
  逐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王昊似乎看清楚了!他看清楚了这一株花的脉络,看到了那一片片叶子之上的纹路,仿佛看到了花朵的本质,看到了其中流转的灵气,其中蕴含的生息……他仿佛感受到了这一株花的情绪!这一刻,王昊看到了他不曾见过的一面。
  
  随着他将这一株花看透,但见这一株花朵瞬间扭曲,下一刻化为一缕能量融入到王昊的神魂之内。如暖流席卷,如春风和煦,王昊感觉神魂瞬间变得稳定了下来,似乎刚才受到的伤势,得到了不小的恢复?
  
  “真如金十三所言,强大的炼魂功法,必能恢复神魂之力?”
  
  王昊心中大喜。
  
  轰……
  
  只是不等王昊去思考更多,他眼前的世界变了。
  
  这一次,他眼前变成了一棵大树,枝叶繁茂!
  
  从花朵,进化到了树木?这说明王昊的神魂修炼进入到了新的阶段。
  
  这让王昊压下心中的喜悦,连忙投入到了观想当中。
  
  每一片叶子,没一寸树枝、树干……王昊以神魂之力仔细的探查,仔细的研究,尝试着去融入,去感受……
  
  他不知不觉融入到了这个世界当中。
  
  ……
  
  山中无岁月!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当王昊参悟了那一株树木的根本,又是一股能量化为暖流融入王昊神魂之内。
  
  那一瞬间,王昊只感觉神魂一震,原先的伤势彻底恢复。
  
  哗啦啦……
  
  与此同时,王昊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外界天地,无尽的灵气疯狂涌入体内。
  
  周身毛孔打开,一呼一吸之间,无尽灵气进入筋脉之内!大日引气决自动运转,炼化涌入的能量。
  
  身体最深处,那一枚混沌灵种,似乎开始震荡。
  
  哗哗哗……
  
  筋脉之内的能量,开始奔腾。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
  
  当大日引气决运转了足足三十六周天之后,王昊只感觉一阵震荡,他通体舒畅,周身气势开始上升。
  
  “聚气二重天?”
  
  退出修炼,感受着此刻自己的情况,王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喜色。
  
  在进入试炼之地之前,炼化了神龙之力的机缘,王昊便是达到了聚气一重天的后期。只可惜,没有机会更进一步。
  
  此番试炼之地,经历生死之战,让王昊收获丰厚!加上金十三的指点,王昊心境提升。现在更是借助神魂修炼,王昊水到渠成的再进一步。
  
  这个结果,让人如何不喜?
  
  如果说,当初聚气一重天,王昊筋脉之内的元气如薄雾笼罩的话,那现在便是浓雾弥漫,遮盖一切!元气的增加,显而易见。伴随而来的,筋脉的强化,实力的提升,自然不在话下!
  
  王昊可以肯定,现在的他,比起聚气一重天,实力只怕不止提升一倍!
  
  甚至,随着神魂的修炼,王昊隐隐感觉,他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精彩,他似乎能够看到更多。
  
  一念之间,百步之内,万物清晰,无处遁形!比起之前所能够感受到的百步情形不知道真切了多少!王昊的神魂变得显而易见。这让他心中大喜。
  
  “王琳?她怎么来了?”
  
  正在此时,感受到院子之外一道身影迅速跑来,王昊眉头一皱。
  
  呼出一口气,他朝着屋外走去。
  
  “王昊哥哥,不好了!快……快去大厅。城主府的人来了!”
  
  刚来到屋外,王昊便看到气喘吁吁跑到面前的王琳。
  
  “城主府的人?过去几天了?调查到那些死士的身份了?还发生了什么,你为何如此着急?”
  
  王昊眼前一亮,而后看着大口喘息的王琳,他疑惑道。
  
  “死士的事情,听说调查清楚了。不过……城主府的人来王家,不单单只是为了此事!他们说……说……王昊哥哥……你犯事了……而且,我看那些人好像也不是我们平昌城城主府的人……”
  
  王琳神色紧张,带着无尽的着急。
  
  这一番话,让王昊心中一跳。
  
  自己犯事了?什么事?
  
  那些前来王家的,不是平昌城城主府的人?那又是谁?
  
  难道出现了什么意外?
  
  王昊神色骤然严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