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唐味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人之常情?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人之常情?

孙福家住得并不算太远,步行十五分钟左右就到。
  
  李小白跟着来到宅子,占地面积不大,一个小院带几间房,属于长安城小康家庭标配。
  
  刚踏进大门槛,见壮壮抱怨的走过来,只是隔着太远,听不清。
  
  李小白见只有他一人,于是问道:“廖老他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人过来?”
  
  壮壮听后,抱怨得更加厉害:“这老头可真够怪的,我从酒楼出去后,以最快的速度朝他追去,人我是追到了,可他却不愿跟我来!”
  
  “不愿来??什么情况?你没告诉他,关乎人命的事儿么,还是个孩子。”李小白说着。
  
  壮壮叹口气道:“我说了的,他却说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让咱别遇到个小灾小痛的就去找他,老头还说,要把这些个经历花在更需要他的人身上。”
  
  孙福听了,一拍手眉头紧锁道:“廖老又犯浑了,他看病医人向来随性,心情好了,一个钱币不收就给你治了,心情若不好,就算是把身家都给他,他也丝毫不会动摇!这可如何是好啊...”
  
  李小白听了觉得不可思议,外面都传自己是怪人,如今跟老头短暂接触后,又从他人口中大概了解下,这才是实打实的怪。
  
  世上竟还有不救人,看病这么佛系的医者。
  
  这时,孙福媳妇见他回来,一脸焦急迎了上来:“大郎,可有请到廖老?”
  
  孙福无奈摇头道:“请是去请了,可他不来...”
  
  孙福媳妇听后,一刹间眼睛泛红,嘴里还嘟囔着:“这该如何是好,原是想着,即使廖老他开天价,只要能救回我儿,纵使砸锅卖铁也心甘情愿,可现下,连人都请不到,这还怎么说...”
  
  孙福见状,手轻怕了下他媳妇,又示意她身边还有外人,这样做有失礼节。
  
  孙福媳妇这才拿手绢擦了下眼角,看着李小白道:“这位是...”
  
  李小白忙把话接过去笑道:“都忘自我介绍了,满福楼李小白。”
  
  “李小白??就是害的我儿现在卧床不起的李小白?他来作甚??”
  
  孙福媳妇突然脸色大变,带着指责的口气说着。
  
  孙福听后立马应道:“这中间有误会,都怪咱们一时着急,轻信了王代那厮的胡话,满福楼每日售出那么些芝麻糊,方才酒楼里还有客人在吃,怎么别人就没事,偏偏我咱家小儿!”
  
  孙福媳妇听后,想了想,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接连着点头。
  
  不过这时的李小白赶紧把话题岔开:“当下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先看看令郎,然后我在亲自去廖老那一趟,先前他还说跟我是忘年之交,想必这点面儿他是要给的吧!”
  
  孙福听后接连致谢,又急忙做了个请的动作,把李小白请到宅子里去。
  
  李小白进到宅子,壮壮也在身边小声说道:“哎,哥,你发现没,这也就是一寻常人家,怎么会舍得每日花上一贯钱,去咱那买一碗芝麻糊?要知道,这很有可能是这户人半月的工钱呢!”
  
  李小白本能快速瞄了眼四周,里外里都透露出古朴的味道,看得他不禁心里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就是这么来的。
  
  李小白偏着头小声应道:“谁说不是呢,你以为都跟苏琬家或者方漠甘浩家似的啊,虽说长安城内家底殷实的不少,但大多都是正常开支收入的寻常百姓。”
  
  所以壮壮回道:“早知是这样,咱就不应该收他这么些钱,不容易啊..”
  
  李小白看着壮壮感慨,这画风反而有些神奇,平时毛躁的壮壮,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李小白摇头小声应道:“即便是早先知道,那也不会少一文钱”
  
  壮壮一脸惊讶的看着李小白:“为什么???你一向不都是行善乐施么,比如这次,本就不干我们什么事儿,你非要往自个儿身上揽。”
  
  “那可不一样!”
  
  李小白漫不经心的说着。
  
  像这么一户平常人家,每日要花上一贯钱去买一餐给小孩吃,这真是得把家里的继续都拿出来。但李小白见眼前夫妇二人,花在儿子身上,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刚才第一眼见着孙福老婆时,她还声称要把所有家当都算上,只为了救儿子。
  
  这一点不得不说,华夏儿女对待子女的情感,要比另外那半球的付出得多得多。
  
  李小白看了眼壮壮,紧跟着孙福的脚步,又小声说道:“你还记得孙福进来酒楼时说的话没?他说近日小儿食欲不佳,唯独对芝麻糊颇感兴趣。”
  
  壮壮疑惑的看着李小白应道:“是啊,他是这么说的啊,这话没毛病啊!”
  
  李小白摇头道:“若是有个像苏琬甘浩那样的家底,别说每日买上一碗,就是十,一百碗也无碍!可孙福家境你我都看在眼里,是那随手就一日花上一贯钱的人家么?”
  
  壮壮好像悟出点所以然来,赶紧点头道:“是这么回事,所以才是蹊跷呢,居然花一贯钱,一贯钱呐!我来满福楼这么些日子,家底连十个钱币都没有,更别说一贯钱了。”
  
  “哪壶不该提哪壶,照你这话的意思,还是我克扣你不成?也不想想,平时你都作践了我多少食材..”
  
  壮壮听了李小白说的,赶紧摆手道:“不敢,不敢,扣就扣吧,反正我现在每日吃饱喝足,还不花钱,可比原来风尘仆仆的好多了!嘶,不对,说孙福家小儿呢,怎么扯到我这儿来了。”
  
  李小白笑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我为何要跟着他来娇惯孩童,当然是不会给他少半个子儿。不过现今他小儿病了,又说是满福楼的关系,这又另说了。”
  
  壮壮点点头,觉得李小白说得很有道理,反正李小白说什么都是对的!
  
  ...
  
  进到屋里,见孙福小儿子躺在矮榻上,应该是由于多次腹泻后,身体严重缺水,和电解质紊乱导致脸色苍白,时不时还哼唧两声。
  
  孙福客气对李小白说道:“这是小儿孙蓉,早先虽是腹泻,但还能下床跑动,可现在怕是没那个气力了,这可如何是好,若真如李老板所说,是廖老忘年之交,能请到他来给小儿诊断,您也算蓉儿再生父母,日后也让他孝敬你..”
  
  李小白一听这话,赶紧摆手道:“不不不,这可不敢当,就算是病治好了,那往前追溯,也得是廖老的功劳,我就动动嘴皮子而已..”
  
  这时,睡得迷迷糊糊的孙蓉听到有响动,睁眼看到是孙福,眉头一皱..
  
  :。: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