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山河仙侠录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万贞儿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万贞儿


  深吸了一口气,段一意第一次从正门走进了这个洞府之中,推开大门就是见到了那面具女人已经是站在那池水边做好做好了一个阵法在等着他。
  “就在这里炼就剑丸?”段一意指了指那池水说道。
  面具女人点了点头冷淡的答道:“自然。”
  段一意张了张嘴想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自己的疑惑,“可是,这功法是以化气二层入门之后才能炼就剑丸,我虽然现在有四层的修为,可是剑道经脉灵气都是不同,我这是不是也要花费些时日温养一下这剑道。”
  面具女人上前两步将段一意拖到了自己面前强硬的说道:“我自有办法,你只需放开心神就好。”
  在面具女人手中如鸡仔一般的段一意知道现在想要后悔已经是晚了,索性就配合着将身体沉浸在了池水之中。
  万贞儿见到段一意进入了池水豪不拖沓,脚下一跺就激发了阵法,而段一意与此同时浑身一震就感觉体内经脉一僵灵气被引导着开始运转起来。
  段一意放开心神任由万贞儿给自己开拓经脉,可是没过多久段一意就是感到了不对,自己的修为竟然在万贞儿的控制之下竟然有了一丝的松动。
  万贞儿见到一切顺利起先还在担心这小子的根基不稳,用来打造剑道怕是不抵用,现在看来这小子原本修行得倒是很扎实,说不定其符修的根基还能留存不少。万贞儿将右手搭在段一意的头顶,左手在段一意颈部割开了一个小小口子,接着收手甩了甩水珠将放在脚边的褐色木匣打来,接着在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丈许高的莲花般的灵器将其放在了段一意头顶之上,等到莲台悬与段一意的头上,水中的散开的血云顿时就收缩成了一团聚集在了莲花之下。
  段一意头顶呼的一声就是燃起了一道细小的血色火焰,而后莲花就是逐渐开放,同时万贞儿也是施法在莲台之上点起了一团青色的火焰,万贞儿见到一切顺利点了点头,按照着顺序取出各种灵材都是送入了莲台之上的火焰之中炼化起来。
  随着莲花的炼化一小滴一小滴带着金属颜色的液体也是在自莲台之下滴落熔在了段一意头顶之上的血色火焰中。
  这炼化过程很慢,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时池水之中的段一意也是明显的感受到了体内修为在消散,她竟然是在用自己的修为根基来铸就剑道,可是这时段一意已经是反抗不得。
  两个月之后就在万贞儿的炼化之下段一意原本在之前近半年下来修炼的灵气都是消散干净,眼见第四层化气的修为就要的跌落到第三层,万贞儿这时的法诀却是被一阻,段一意第四层修为的界限就像是一堵墙一般将万贞儿的法诀一阻,万贞儿额头汗珠直冒,恶狠狠的盯了段一意一眼,这时阵法已成想要阻断已经是不可能。
  随着法阵继续万贞儿只能是开始以自己修为来为段一意炼就剑道,她本是刚刚到达筑基大圆满的修为这时正是关健时期,现在为段一意只怕是就要跌落至筑基后期。
  段一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修为跌落却是什么都做不了,心中急如火烧,虽然明智在世之时自己对着乘风化雨功很是有些不满,可是现在明智已死,自己也是知道这功法的修炼不易,现在眼看就要被人强行改修那个不靠谱的剑道。只觉得自己胸口郁结直想一口鲜血喷到那女人的脸上。
  让段一意稍微心思安定下来的就是自己的修为的消散停在了第四层并没有就此跌落境界。
  又是两个月之后这时在段头顶上那血红的火焰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剑形。
  最后在一阵火热的刺痛中,段一意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段一意急忙翻过身来,正想要责问那面具女人为何要强行消散自己的修为,可是还没等段一意说话,一个带着风声的耳刮子就扇到了段一意的脸上。
  只见那个女人气喘吁吁的扶着腰却是依旧不想放过段一意,追上段一意抓起他的领子将其给提了起来,啪啪两声又是正手反手的两个耳光。
  段一意被打得是嘴角带血,心中本来就在愤怒之中现在更是怒火攻心,也不管两人之间修为的差距,一手挡住那女人再次扇来的手掌,一手对着她的胸前就是一拍,两人就此分开,女人的也是被段一意的一拍打得踉跄后退,一个没注意却是跌倒在了地上。
  见到跌倒在地上的面具女,段一意一下子就愣住了,看那女人没有马上站起来找自己算账,想到那女人的恐怖,段一意转身就开溜,段一意一路头也不回的冲到了山下回到自己的小屋之后呆了一会儿还觉得不安全吗,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段一意决定跑远一点虽然这整个山脉都是别人的地盘,可是晚一点被找到,那女人也能多消一点气不是?
  段一意在山中的树林之中躲了一个昼夜是在第二天的晌午才是回到的自己的小屋。
  发现自己这小木屋一点来人的迹象都没有,而那山上也是一点的动静都没有,段一意有些纳闷,踌躇了一下决定再去看看山上那个女人来得好。
  等到段一意小心翼翼再次来到山中洞府的墙角之下,趴在围墙之上的时候却是见到那面具女人依旧是在蹲坐在水池边,似乎从自己前天将其推到之后就没有站起来过一样,只是在她的身边多了很多的酒壶,段一意趴在围墙边都是能闻到那的飘荡而来的酒味。
  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结果,自己这么一推还把这女人给的推惆怅了?
  段一意挠了挠头最后还是从围墙之上缩了下去,推开洞府之外的大门就这么走了进去。
  那女人应该是醉了,见到段一意推开门,她就向着段一意打了个响指然后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段一意见到她没有第一时间动手,索性也是放胆的走了过去,等到段一意走近她用脚踢了踢段一意随后就丢给了段一意一壶酒说道:“喝!”
  段一意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想到既然不用挨打只要陪酒的话也行,于是段一意也是跟着喝了半壶,可是那女人却已经又是咣咣咣的整下去了两壶。最后隐约的一阵咿呀的怪叫声中段一意也是听不懂那女人在说什么,就是见到她这么倒了下去。
  舔了舔嘴角的酒渍,段一意摇了摇发昏的头,将已经昏睡过去的女人给提了起来,见到她洞府府门大开,于是就准备将其给放进去再离开。
  带着醉倒的女人往她的洞府里走,想着希望这事要是就这样揭过去,自己能免于挨这女人的毒打也不错……,走了两步才到洞府内的正厅段一意就是被眼前的场景惊得一呆,却是见到这洞府内竟是好大一个灵堂,在这洞府的正厅之中密密麻麻的摆放着近千余的牌位,一根根的白蜡摇摇晃晃之间,显得很是渗人。
  段一意不想在这满是死人牌位的正厅之中长待,左右看了一眼就是带着这女人进了一旁的偏殿,这处房间显然不是这女人休憩之处,不过段一意也是不愿再在她的洞府内多走动,索性就把她放在了房间案几之后的软榻之上。段一意转身要走却是见到在房间的案几之上倾斜的摆放着一副着上了色的画卷。
  画卷描绘的是一副热闹喜气的场景,看画中情景应该是在给画中那个站于山峰阁楼之下的中年人祝寿,中年人笑眯眯的背着手看着在自己面前围拢过来的各个宾客,在其身旁还有一个纤细的红衣女子,那女人站在中年人身旁同样接受着过往宾客的祝贺,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应该不一般。
  段一意一瞥画卷角落上的字迹,只见在那一角用隽秀的小楷写着万贞儿三个字。别人的东西段一意也是不好拿起来端详只觉的这作画之人必是用了心的,在上面的段一意还能感到用法力润色线条留下的灵气,可是段一意直到注意到画卷之上的那阁楼之下门楣之上的“青叶峰”三个字才是知道这画卷之上竟然就是自己现在所在的山脉。这时在身后传来了一身轻声的娇吟段一意转过头去却是见到那女人已经是醒了过来。
  只见那女人就这么看着自己也不作声,段一意浑身汗毛一竖,有些慌乱的躬了一下身,急急忙忙的就退了出去。
  段一意退到那灵堂一般的大庭之中见到居中的那个最高处的灵位上面写着“青叶峰主慈父万岳鸿”几个字之后就是将头一低心中已经是有了几分猜测躬身做了个礼,也是不敢在此处多留,小跑着就要离开。
  眼看段一意跑到洞府之外就要穿过洞府外的庭院却是被一个女声给叫住。
  段一意哭丧着脸以为是那女人终于是要对自己动手了,却是听到其说道:“你剑道炼就之后就去藏经楼甲艮号房间里面自有其剑道详细讲解。”随着这话语一把钥匙还被丢到了段一意的面前。
  段一意松了一口气,捡起钥匙看了那洞府一眼,拜了一个弟子礼向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