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盛世仙唐 > 第019章 :世外美人

第019章 :世外美人


  杭州城,越州府治下的一座古老城池。这里山水绝美,气候宜人,整个江南道近一半的茶叶都产自此地。
  正午时分,陆忻带着三名许府家丁泛舟西湖之上,四周是粼粼的波光,倒影着青葱群山。穿越之前,陆忻的家就在杭州,对西湖很熟悉。但在唐朝,他还是第一次来杭州城。
  这时候的西湖,面积要比现代大上许多,环境也更加的幽静。没有那么多房舍,更没有那么多的游人。听身边的伙计说,二十年前,隋朝大臣杨素奉皇帝之命凿通了江南运河。这才让原本安静的杭州城变得热闹起来。陆忻自然懂这个道理,要想富,先修路。在交通极为不便的古代社会,水路远比陆路要快上很多。
  饶是如此,公元627年的西湖,显然还没有名扬天下。陆忻在湖面上观望许久,也没能见到第二艘船。视线的尽头是幽静的群山,被浓雾锁着,宛如仙境。西湖还未出名,也许是少了几座灵验的寺庙。也许,是少了几句传世的诗词。但在陆忻眼里,此时自己所看到的西湖,应当是历史上最美的一刻。
  “陆,陆掌柜,还有半刻钟就能靠岸了。不过想要爬上狮峰山,还需一些周折。咱们是否先吃点干粮,填一填肚子?”
  说话之人名叫何猛,是东院的乙等家丁,三十七岁的年纪,算是许府的老人了。许三金虽然是让陆忻接手茶叶生意,但也只是给了他一家店铺。负责往来山阴县与杭州城,倒卖狮峰山上的茶叶,但生意一直不温不火。陆忻看过账本,如果不改变生意模式,想在几年内赚够两百两银子,非常难。
  因而这一次出门,他决定亲自登山,看一看种植茶叶的地方,然后再思考其中的门道。不过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几个店里的伙计没有真的拿他当掌柜的看,陆忻指使起来,并不顺手。
  “不必了,你们不是说,山中还有人家吗?我们买他们的茶,他们自然会给饭吃,何必以干粮果腹。”
  陆忻出了许府后,随身带着一口剑。那是哑巴吴交给他练习剑法用的,不锋利,但很沉重。每个夜晚,当别人都在睡觉的时候,陆忻都会持剑练上几个时辰。短短几天下来,无论是臂力还是精神,都强大了许多。
  三个伙计并不在意陆忻的身份,倒是有些害怕他手里的剑。加上陆忻总是一脸冷漠的表情,这位小掌柜的话,他们还是不敢不听的。
  一行人爬上狮峰山的时候,茶农们早已开始采茶了。说是茶农,其实就是几户生活在山上的普通百姓,全部加起来还不到二十口人。所谓靠山吃山,这些山民唯一的收入就是卖茶。但现在是夏季,夏茶相对味苦,并不是很好卖。所以当得知许府的茶商来买茶后,山民们都非常热情。
  “小雨,从府城来的贵客正在家里候着,你快去给他们沏上爷爷刚摘的新茶,可别怠慢了。”
  “好嘞,我这就去。”
  田埂间,一个十四岁的少女正兴高采烈地往住处跑。她叫田雨儿,是村里最年长者田贵的亲孙女,也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狮峰山上的百姓都是几十年前逃难上来的,不受朝廷管制。所以这十几个山民便按照习俗,以长者为尊。每次有客商到,都是由田贵爷孙两个出面招待,并决定茶叶的价格。
  陆忻坐在四面通风的竹屋里,闻着清新的茶香,顿觉神清气爽。狮峰山上的温度要比山下低很多,是个纳凉避暑的好地方。不过他刚坐下没多久,田雨儿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长发披肩的她,因为出了汗,将袖子卷起,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一滴滴汗水自脸颊滚落,如晶莹的山泉。田雨儿很美,虽然才十四岁,但身材高挑,长相清秀。加上山里人独特的气质,一时间看得众人都挪不开眼。
  陆忻也看得痴了,眼前的女孩,干净、出尘,身上完全没有一点尘世间的烟火味。就像以前看电视时见到的小仙女,只在梦里遇到过。陆忻不禁吞了口口水,但随即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过了头。
  “原来是何大叔,咦……这位小弟弟,还是第一次见呢。”
  “放肆,这位是我们许府的陆掌柜。日后狮峰山上的茶,都由陆掌柜亲自采买,还不快些见过。”
  “噗!陆掌柜?这小孩才多大呀,个儿还没我高呢……嘻嘻嘻嘻,小女田雨儿见过陆掌柜。诸位贵客稍等,我去给你们沏茶。”
  何猛等人已经不止一次上山了,田雨儿显然是认识的。但一听说陆忻是许府的掌柜,立刻就摸着他的头大笑了起来。陆忻被一个女孩说个矮,有些尴尬。但田雨儿的手特别的柔软温暖,虽然是被摸头,但他并没有躲开,反而羞红了脸。最后还是何猛在一旁变了脸色,田雨儿才笑着跑开。
  过了片刻,少女将泡好的茶端了上来。陆忻隔着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浓香,茶一上桌,他便拿起来喝了。只觉得十分甘甜可口,滚入喉中,人便觉得清爽舒坦。但奇怪的是,何猛三人却没有喝茶,反而看着手里的杯子眉头紧锁。
  “怎么了?”
  陆忻不解,还以为这茶有什么问题。这时候,已经年过七旬的田贵走进了屋中。一闻到茶香,脸色骤变,看上去很紧张。
  “小雨,你怎么回事,让你沏个茶都能沏错。诸位贵客,实在是不好意思。这茶叶是小老儿私下用火翻炒过的,所以泡出来的水看上去有些奇怪。诸位莫喝,我这屋里还有清晨刚摘的新茶,这就给诸位泡上。”
  田贵很快就收了众人的茶杯,而后又重新泡了一壶茶。新的茶叶是早上刚摘下来的,没有过任何的加工。田贵直接用开水冲泡,虽然也有香味,但并不浓郁。陆忻有点喝不惯,何猛等人却是怡然自得。
  这时候陆忻才想起来,许三金泡茶喝茶,用的都是新鲜的茶叶。而且整个江南道,几乎都是这样。可在现代,所有茶叶都是经过特殊的步骤翻炒加工过的,两者泡出来的味道截然不同。
  “怪不得唐朝没人喝茶呢,把直接摘下来的叶子往水里搁,哪会有什么味道,而且还不易存储。看来这老爷子,是炒茶界的鼻祖啊。”
  这一发现让陆忻极为兴奋,如果所有人喝的茶都是未经加工的新鲜叶子,那么他只要将茶叶翻炒后再卖,肯定能提高销量。更为重要的是,茶叶加工是未来茶道文中极为重要的一环。如果操作得当,陆忻很可能成为推动茶道文化发展的见证者和亲历者。
  但炒茶也是一门大学问,在现代,茶叶价格的高低,与茶叶的加工方式有着很深的关系。陆忻自然是不懂炒茶的,但田贵似乎已经有了一些发现。就在陆忻放下茶杯准备询问田贵时,竹屋外又来了一批人。
  为首的是个年纪看上去四十左右的胖子,一身富贵打扮。手里拿了折扇,两颗门牙裸露在外,眼睛细小,笑起来的样子十分猥琐。五个壮汉跟在其身后,看着像是为奴的家丁。田贵在看到这伙人后,神情立马紧张起来,甚至有些害怕。
  “嘿嘿嘿,田老头,多日不见,你这倒是从来不冷清。罢了,今儿个上山,本老爷就是想问问你,小雨的婚事考虑得如何了?择日不如撞日,也该给句话了吧?”
  胖子也不顾田贵家中有客,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一双小眼睛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牛员外,您是杭州城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家中已有十三房妻妾,不差我们家小雨一人。那妮子还小,除了采茶,啥也不会,可进不了牛家的大门呐。”
  “哼,好你个油盐不进的死老头,敬酒不吃吃罚酒,滚一边去。田雨儿能不能进我牛家的门,本老爷说了算!”
  田贵上前赔笑,却被胖子一脚踹到了地上。看见这一幕,原本躲在里屋的田雨儿连忙冲了出来。
  “爷爷,爷爷,您没事吧?牛二程,你赶紧滚出去,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踏进牛家的门半步!”
  “哈哈哈哈,本老爷就喜欢你这样的刚烈女子。死?在本老爷面前,你想死都难。来人啊,给我绑了带回府里,本老爷今晚就要洞房!”
  牛二程低头俯视着田雨儿,淫笑连连。那田贵年事已高,哪挨得住他的一脚,已经瘫在地上起不来了。门外的几人见自家老爷发令,撸起袖子就准备进屋。但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一口剑猛地落在了门槛上。
  牛二程吓了一跳,但随即就神色暴怒地看向了陆忻一行。
  “你们是什么人,想管我牛家的事?你们就不怕出不了这杭州城吗?”。
  “哼,田贵是我许府的茶农,你若敢动他们二人分毫,便是与整个许府作对。”
  陆忻冷笑,缓缓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