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大周群侠传 > 寒毒再次发做

寒毒再次发做


  “顾嵊你真的要和姜在山比武啊!”冷浔有一些担心的说道,顾嵊紧锁眉头点了点头。
  顾嵊知道自己不能再使用武力,要和姜在山比武自己肯定是打不过,可是自己还能怎么样?顾嵊可不想让自己被他看不起。
  时辰静静地快到了申时,坐在石凳上的顾嵊就站了起来,刚要走就被旁边的冷浔拉住不然他去,可是顾嵊天生脾气犟就算十只牛也拉不动,冷浔不管怎么说都说不动顾嵊。冷浔就只好跟着顾嵊,怕他等等会出什么事情。
  顾嵊冒着腾腾杀气就来了,看见姜在山已经在贤者亭已经恭候多时了,姜在山看见顾嵊来了就转过头对顾嵊道:“顾嵊你可来了,六年前我打不过你,我不断练习我姜家拳,现在就要让你看看我苦修炼的成果。”
  顾嵊不屑道:“那我就看看你的功夫到底有多厉害了。”其实顾嵊是虚张声势,想吓一下他毕竟要和他打他还真的打不过。冷浔拉了拉顾嵊的衣角,顾嵊没有理会。
  俩人排开打架的动做,姜在山迟迟没有动手,因为他看着顾嵊这个样子感觉比他厉害,如果顾嵊再像六年前把他打的像只狗一样,那可就在冷浔面前打脸了。
  姜在山看见顾嵊也没吃出手,就快速的勾拳就向顾嵊面门打了过来,顾嵊反应迅速头轻松的一躲轻轻松松的躲开了,姜在山又接连打了几拳,顾嵊都没有攻击,只是躲开姜在山的攻击。
  姜在山看见顾嵊没有攻击反而只躲,就有一些得意的笑道:“怎么了不敢和我打吗?是不是怕本爷爷的厉害。”顾嵊一听此话就把他击怒了,就试杨花探柳这一招,直打在姜在山的胸口上,把他打退了几步。刚使出这一招,顾嵊就感觉心角疼的厉害,就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但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就继续和姜在山打着,顾嵊每使出一招,心就疼的厉害,简直人好像把心给割了下来。顾嵊刚打出第三招“燕飞穿云”猛的感觉心剧烈疼痛,就迟钝了一些姜在山看见时机一个重破拳在打在顾嵊的头上,一下子就帮顾嵊打飞了出去。
  顿时,顾嵊就口吐鲜血就晕了过去,旁边的冷浔看见顾嵊这个样子,就立马跑了上去,立马抱住顾嵊担心的道:“顾嵊你怎么了?醒醒啊!”旁边的姜在山得意道:“切,一个窝囊废,怎么这么快就输了,果然还是我的姜家拳厉害啊!”
  “都是你,把顾嵊打成这个样子。”冷浔流着泪说道,姜在山看见浔儿哭了,就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浔儿你不要哭啊!”冷浔白了他一眼,就扶着顾嵊来到冷逸恒的面前。
  冷逸恒正和曹傅山闲谈,看见浔儿扶着受伤的顾嵊,冷逸恒看见里面惊讶地问道:“浔儿这怎么回事?顾儿他怎么会这样子。”
  “刚刚姜在山和顾嵊比武,顾嵊动用真气所以才这个样子。”浔儿解释道。
  曹傅山里面把顾嵊抱到屋里为他运功,冷逸恒和曹傅山用真气为顾嵊疗伤,良久之后,俩人缓缓地把功力收让腹中。
  “逸恒,我怎么感觉顾儿身体里面有,有种寒毒,这种寒毒非常顽强根本去除不了。”曹傅山不解道。
  冷逸恒叹了口气道:“曹兄不瞒你说,顾儿在六年前不兴中了碧寒诀,后来我用赤炎蛇的血帮他体内的毒,给解了可是顾嵊以后都不能动武了,只要一有武。”
  “什么顾儿中了碧寒诀?这武功没有得解啊!”曹傅山道。这碧寒诀曹傅山略知一二,是池中岛玄冥子所修炼的独门武功中此武功无解。
  “笑锋走的早,把顾儿教于我,可是我根本没有保护好他。”冷逸恒愧疚道。
  现在,顾嵊因为动武所用真气过多,现在寒气再次爆发,寒毒又开始在他身上流走。
  冷逸恒看见顾嵊的身上起了变化,身上不顿起白雾,众人见到急忙道。冷逸恒和曹傅山再一次给他运功,可是根本压制不住他体内的寒毒。
  曹傅山立马叫下人把顾嵊放入,煮开的开水中泡,这是因为不让寒毒扩散。顾嵊就泡到开水中,因为寒毒太厉害了,煮开的水不一会儿,都变成了冷水,下人不断烧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