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 > 第95章 韶的手段

第95章 韶的手段

    
  
      大法官、树巫、星辰巫、春巫、雄鹿巫、传貘巫、雪巫、音巫和他们的首领都来到了传貘大殿中。..la
  
      大殿中的油灯并不明亮,众人也都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停下来吧,这样下去,会杀太多人的。”
  
      音巫最先开口,因为他跟韶的关系最近。
  
      韶沉默着摇了摇头。
  
      “你这样做,联盟会彻底散掉的。”
  
      星辰巫说的痛心疾首,上一代星辰巫就因为看好火部落,所以才选择加入火部落联盟的。
  
      可如今这么杀下去,人心会散的。
  
      “你觉得刀部落、马部落、影部落反叛还不够么?还要有几个部落叛逃才满足?”
  
      春巫质问道。
  
      韶的的眼睛一亮,他挑眉望向春巫,右手向旁边的侍卫摆摆手,指向春巫。
  
      侍卫们有些不明白,一众巫和首领也不明白,倒是传貘巫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一变。
  
      “抓起来。”
  
      韶终于开口,一句话惊得一众巫张大了嘴。
  
      “你做什么?”
  
      春巫惊呆了,就因为自己这么一句话,就把自己抓起来?
  
      韶疯了?这个人疯了?
  
      “抓起来。”
  
      韶坚定而有力的说道。
  
      “是。”
  
      被打肿脸的八代巫侍卫首领应了一声,上前便要抓人。
  
      “你要做什么?”
  
      春部落首领上前一步,挡在春巫身前。
  
      侍卫首领停住脚步,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在这里动武,好在韶开口,让他没有继续难做下去。
  
      “八代巫尸骨未寒,你就说出这样的话,我怀疑你可能参与到三个部落的反叛之中,蓄意谋害巫,我希望你配合我的调查。”
  
      韶冷漠的望着春巫说道。
  
      春巫的脸都扭曲了,他望着韶,就像是看着一个白痴。
  
      其他巫都是差不多的表情,八代巫明明是影部落首领杀的,叛徒也都在东海城,怎么可能跟春巫有关系。
  
      “韶,这件事……”
  
      “我有决断。”
  
      韶头也不回的止住传貘巫的话。
  
      传貘巫见韶如此,只能闭嘴,但他并不看好韶,也不看好他这样拿回更多的权利。
  
      是的,八代巫死了,韶在借着这个机会夺权,谁都看得出来。
  
      但这样的手段,太幼稚了,或许韶还不适合这个战场。
  
      他可能当老师的时间太长了,太过理想化,事情不是这么办的。
  
      “你有什么证据,大法官就在这里,法典图腾就在外面,我可以对着大法官起誓,对着法典起誓,如果我背叛了联盟,背叛了火部落,就让火神烧死我。”
  
      春巫跳着脚,指天指地的说道。
  
      其他巫也点点头,看向韶的眼光多少有些轻视,就连音巫,脸上也露出惋惜的表情。
  
      这场闹剧过后,韶的天才之名算是毁了,他这个九代巫,很可能成为火部落历史上最失败的巫。
  
      是权力吞噬了你的智慧么……音巫惋惜的想到。
  
      “春巫,我给你留着脸面,给春图腾留着脸面,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韶的目光从冷漠变得严肃,眼眸深处甚至带着一点凶戾。
  
      “我……”
  
      春巫被他看得一个哆嗦,想要说的话都忘了。
  
      春部落本就不是善于战斗的部落,早早就依附于星辰部落,进入火部落联盟也是因为星辰部落。
  
      他们因为改变火都的环境而在火都立住跟脚,可一直以来比较弱势,性格也偏于软弱,所以他有些恐惧。
  
      可周围的巫却不知道这些,见他说不出话来,立刻疑惑的望过来。
  
      倒是星辰巫,他比较了解春部落,也比较了解春巫,所以他开口说道:“不要怕,有我们在,他不敢冤枉你,不行我们去找火神讲理。”
  
      火神是讲道理的,这在火部落联盟中是得到公认的,想到这一点,春巫的信心又来了。
  
      “我没有。”
  
      他骄傲的昂起头颅,就像是一个坚贞的战士,面对着敌人的严刑拷打,英勇不屈。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望向韶,等待着他给出一个解释。
  
      韶眼中的严肃与凶戾全部消失,只剩下冷漠,他冷漠的声音也再次在空旷的传貘圣殿中响起。
  
      “影部落去东海城,芈巫第一个赞同,你第二个赞同,雪巫第三个赞同,告诉我,你的赞同理由。”
  
      被韶冷漠的目光盯着,春巫打了一个寒颤,不只是因为这个目光,还是因为他的询问。
  
      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什么?
  
      春巫昂起的头颅低下了,坚贞的表情消失了,整个人好像已经屈服在敌人的刀枪之下。
  
      “说,为什么。”
  
      韶催促着问道。
  
      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春巫的脸上,所有人都发现了他表情的变化。
  
      他……真的参与了?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脊背一凉,事情大了,韶是对的。
  
      “巫,你……你真的参与了?”
  
      春部落首领轻声的、颤抖的问道。
  
      如果春巫这么做了,那春部落的灾难就要来了。
  
      那可是八代巫啊,那可是火部落的巫啊,你不想活了?多大的胆子?
  
      自己不想活别带着部落啊,就算带着部落,也要去东海城,不要傻傻的留在这里啊。
  
      “不对,我没有。”
  
      春巫惊恐的抬起头:“我只是为了黑水,不是为了八代巫,不是为了影部落,你知道,韶,我们春部落一直都有做黑水生意的,音部落也知道,音巫,你说话啊,说话啊。”
  
      “你干的好事,我能为你说什么?反正我跟那三个叛徒一点交集都没有。”
  
      音巫厌恶的说道。
  
      他跟八代巫的感情是好的,很早就跟八代巫混了,已故的音部落首领跟八代巫的感情更好,这是他们在联盟立足的根本。
  
      一众巫和首领不自觉的向旁边退了退,谁也不想跟春巫靠的太近。
  
      “雪巫、芈巫,他们可以证明,他们也收了好处的。”
  
      春巫不管不顾的把雪部落、芈部落也出卖了,同时目光望向雪巫。
  
      众人的目光也望向雪巫,雪巫的脸色立刻变了。
  
      “一起带走,扔到八代巫的房间”
  
      韶说着,手指点了一下雪巫和春巫。
  
      这一次侍卫首领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不管是春部落首领还是雪部落首领,都没有反抗。
  
      他一个人拎着两个已经瘫倒在地的巫,就要把他们都扔到八代巫的房间。
  
      “我有话说,我有话说。”
  
      春巫被侍卫首领拖着,身体死死的挣扎,口中呼喊着。
  
      侍卫首领却不管他,因为巫的死,他心中满是怨气,如今找到一个可能的参与者,不弄死他都是轻的,哪会在意他说什么。
  
      “让他说。”
  
      韶摆摆手,让侍卫首领停了一下。
  
      “刀部落去东海城,我也参与了,因为黑水,除了雪巫、芈巫,马巫和陶巫也都参与了,他们都参与了。”
  
      春巫一口气点出这么多名字,让众人再次深吸一口气。
  
      这场风暴只会比他们想象的大,不会比他们想象的小。
  
      “检举揭发有功,我会帮你记着的,拖走。”
  
      韶一摆手,侍卫首领立刻拖着人扔到八代巫的房间。
  
      “必须立刻把春部落、雪部落、芈部落、陶部落控制住,他们都有叛逃的危险。”
  
      雄鹿巫紧张的说道,其他巫也纷纷点头,怕发生在东海城的事情,在其他地方重演。
  
      韶摇摇头,他不认为龙城、西安会发生东海城的情况,在那两个地方叛逃是没有活路的。
  
      “我没有说他们一定参与其中,只是可能,需要调查,你们这是要给他们定罪么?”
  
      韶冷漠的目光扫过眼前一众巫,嘴角微微翘起,带着蔑视。
  
      刚刚不相信的是这些人,如今急于定罪的还是这些人,墙头草么?还是没有脑子?
  
      “派人,把春部落的椿,芈部落的卝、陶部落的黏、雪部落的霜叫来,就说是他们的老师叫他们,他们都在火部落联盟学院。”
  
      韶对着侍卫首领摆摆手,侍卫首领立刻吩咐下去,有人快速跑出去找人。
  
      被韶批评了一句,一众巫和首领也都沉默起来。
  
      韶沉默,他们一时也不好开口,唯有春部落首领,瘫坐在地上,两眼有些无神,为部落的未来而忧愁。
  
      “你认识椿么?”
  
      韶向春部落首领问道。
  
      春部落首领无神的双眼慢慢有了焦点,他抬起头看了韶一眼,立刻点头:“椿是个好孩子,部落里都很看好他。”
  
      韶点点头,表情都温和了起来:“是个好孩子,他应该当春部落的巫,春部落需要这样的巫。”
  
      这句话意有所指,春部落首领一愣,但瞬间他就明白过来。
  
      这是拯救春部落的机会,他必须抓住。
  
      “他可以是巫,不,他必须是春部落巫,我们的上一代巫犯了错,但不是部落犯了错,椿是好孩子,椿是好孩子……”
  
      他反反复复的唠叨着这句话,就像这句话是救命稻草。
  
      “韶巫,霜也是个好孩子啊,他也可以当雪巫,他可以的。”
  
      雪部落首领迫不及待的说道。
  
      邵点点头,对雪部落首领的提议表示赞同。
  
      其他几个巫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惊讶于韶的手段。
  
      上来就打压春巫,几经周折几乎石锤了春巫是叛徒的身份,板子高高举起,最后又轻轻落下。
  
      如今更是为春部落指派了春巫,雪部落指派了雪巫,听那意思,是不想把上一代春巫和雪巫的错跟跟他们的部落混为一谈了。
  
      这手段,当真是了得,翻云覆雨间他的学生就成了春巫和雪巫,听那意思,还是很亲近的学生。
  
      有人皱眉,有人疑惑,有人警惕,不管对韶有什么样的感情,有一点是所有人都认同的,那就是韶的能力。
  
      八代巫出事才多长时间,他就已经把脉络梳理的差不多了,找出了其中的问题,并借机进行夺权。
  
      即便没有上一代春巫出卖那几个部落,这些人也一定会被春巫揪出来的,这真是一个善于谋划的狠角色啊。
  
      众人心中由衷的感叹。
  
      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