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崛起最强战法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厄运花开

第二百五十八章 厄运花开

“好啊,那我测下凶吉。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co”
  
  卡牌摊开,塔妮娅虔诚祈祷。
  
  “请心中默念想提问的问题,选一张牌。”
  
  陈枫念头一动以念力查看底牌,然而所有卡牌的牌面竟然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难道……这卡牌用了类似金晶粉的东西?
  
  念力探知不到陈枫随手选了一张。
  
  当手指触碰到纸牌,陈感觉指尖一凉,仿佛触碰在冰面上一般。
  
  塔妮娅将纸牌翻开。
  
  纸牌上,画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塔被闪电击毁了,两个人从坍塌中的高塔上跌落到地面上。
  
  塔妮娅看到这张牌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陈枫注意到塔妮娅的变化,“怎么?占卜出来的东西不好?”
  
  塔妮娅连忙摇了摇头,“不是,是我学艺不精。”
  
  说着塔妮娅把那张牌重新扣了回去,混入卡牌中。
  
  “罗兰少爷,我还学会别的巫术,我演示给你看吧。”
  
  说着塔妮娅拿出一粒种子,“少爷你看,我能让这粒种子瞬间长成,开花。”
  
  说着,塔妮娅把种子扔到杯子中,随后种子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根发芽,长出茎叶,五秒钟就结出花骨朵,绽放。
  
  红艳的花,红的滴血,卷曲的花瓣中伸出细长的花蕊,铺洒着仿佛长长的睫毛。
  
  陈枫赞道:“这花挺漂亮的,叫什么?”
  
  塔妮娅惊慌失措的看着花,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是红的不应该是白的么?”
  
  陈枫抬手在失神的塔妮娅面前摇了摇,“你怎么了?这花有什么不对?”
  
  塔妮娅醒过神来,“没事,我应该拿错种子了。”
  
  “罗兰少爷,我突然感觉头有些疼,我想去休息一下。”
  
  陈枫应道:“嗯,去吧。”
  
  塔妮娅走后陈枫越想越不对劲。
  
  提笔把刚才看到的牌原样画了出来,然后拿起花,不过那花被拿起的一刻瞬间枯萎。
  
  陈枫把枯萎的花装在瓶子里就出了门。
  
  十五分钟后乘坐马车来到教堂。
  
  向莉莉安问道:“你认识这个牌么?”
  
  莉莉安回道:“塔牌?怎么,你找女巫占卜了?”
  
  陈枫:“嗯。”
  
  莉莉安意外道:“这是你选的牌?”
  
  陈枫:“嗯。”
  
  莉莉安继续问道:“那……那个女巫怎么说的。”
  
  陈枫:“什么都没说,说自己学艺不精。”
  
  莉莉安:“那个女巫是你身边的人?”
  
  陈枫点头。
  
  莉莉安:“那就难怪了,想来小丫头也吓的不轻吧,说说你测的什么问题。”
  
  陈枫:“凶吉。”
  
  莉莉安眨巴眨巴眼睛,紧接着往后大推了一步。
  
  一脸嫌弃的样子,“那你最近就别来找我了,别把厄运带我身上。”
  
  “塔牌,简单说就是诸事不顺,大凶。”
  
  陈枫把枯萎的花拿了出来,“那这花你认识吗?”
  
  莉莉安眼前一亮,那起花轻嗅了嗅,“这不是吉祥花么……”
  
  “不对……这花鲜艳的时候是什么颜色的?”
  
  陈枫:“红色。”
  
  莉莉安呆愣的问道:“有多红?”
  
  陈枫:“红的发黑,非常的艳丽。”
  
  莉莉安再次确认道:“部分红还是全红?”
  
  陈枫:“全。”
  
  莉莉安连忙把手中的花扔给陈枫:“最近你别来找我了,有什么业务去找我师傅。”
  
  说着就跑回到神殿的里面。
  
  “嘭!”的一声连门也带上了。
  
  接着“吱嘎”一声门又被推开露出一个小脑袋。
  
  “对了,忘了告诉你,这花有毒,你和谁有仇的话给他来一片,就算是大祭司也救不回来。”
  
  说完,莉莉安把头缩了回去。
  
  “吱嘎”一声,门又被推开:“还有,别让我师傅看到这朵花,否则她会以圣教的名义没收的。”
  
  “嘭!”门再次关上。
  
  陈枫把花收起,敲了敲门。
  
  “你要躲也把事说清楚吧?”
  
  半响门都没开,“咣啷咣啷”的里面好像直接锁上了。
  
  然后从门的缝隙中递出一个纸条。
  
  “命运之种,多用于占卜,种下后结出白色的花叫吉祥,结出红色的花叫厄运,黑色的叫死亡。”
  
  “吉祥无毒,厄运有剧毒,死亡花开后什么也不会留下,化作黑烟消散。”
  
  陈枫看完,嘴角抽了起来。
  
  “看来我的运势的确不太好啊。”
  
  再次回到家,陈枫看到塔妮娅正站在他的门口发呆。
  
  陈枫打趣道:“头还疼么?”
  
  塔妮娅醒过神来,“罗兰少爷,最近你还是不要出门了,也不要和任何人起冲突,最好……最好能让领主大人加派些帮手过来。”
  
  “占卜上说,你最近可能遭遇不测。”
  
  塔妮娅似乎在担心他?
  
  陈枫问道:“是因为哪张塔牌?”
  
  塔妮娅点头,补充道:“还有那朵花,对了,罗兰少爷那朵花呢?那朵花有毒,你要小心处理。”
  
  嗯,塔妮娅的确在担心他。
  
  陈枫应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塔妮娅离开后,陈枫把花研磨成粉,又找了只野兔试了下。
  
  只用了半个指甲大的一点野兔子吃了就翻白眼挂了。
  
  陈枫也是学过解剖验尸的,就把野兔解破了。
  
  发现野兔的身体内部竟然没有任何中毒的症状。
  
  接着陈枫又找了只野兔试了试。
  
  这次陈枫以念力细细观察野兔的各种状况。
  
  念力感知下在野兔吃掉粉末后生命之光便暗淡了下去直至熄灭。
  
  陈枫又把服了药的野兔喂给一条蛇,蛇将野兔吞了后并没有中毒的症状,也没死。
  
  “唉……真是奇了怪了。”
  
  陈枫找来塔妮娅让塔妮娅再次使用那个能让种子快速生长的巫术。
  
  用的还是命运之种,但这次却没开花,只生长出根茎。
  
  不能重复制作“毒药”,陈枫把剩下的粉末收好。
  
  一转眼,时间又过了一周。
  
  这一周塔妮娅每天都会回来,生活节奏和陈枫一样。
  
  此外布鲁特已经完全康复,断掉的手臂没有留下后遗症,反而剑技又有精进。
  
  “罗兰少爷,贝塔老师找我单独谈过了……”
  
  陈枫:“那个人都说什么了?”
  
  布鲁特一脸严肃认真:“他跟我讲了他自己的故事。”
  
  陈枫:“然后呢?”
  
  布鲁特:“没然后了,我感觉他是想告诉我您是值得效忠的人,让我永远不要背叛您。”
  
  陈枫看向布鲁特,笑道:“别听他瞎说,你要效忠的人不是我,你……”
  
  “你先努力吧,如果你能晋升到黄金十字骑士,到那时,如果还想报答我,我会给你个任务,在此之前……你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