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龙与圣剑 > 第615章
也许是“工作”了一整天的缘故,旅馆402房间内少女的面容在褪去伪装后显得很疲惫,但又有些明显的兴奋。
  
  因为就在刚刚,她在回来的途中顺带偷走了感觉实力会很强、其实外出经验差得一塌糊涂的青年口袋中的所有钱,期间没有让金币发出任何碰撞的声响。
  
  说是青年,其实少年更为准确,毕竟看上去也不会比自己大几岁——嘛,反正少女是不会因为对方的年龄感到愧疚的,甚至觉得自己是给了对方一个拿钱买不来的教训。
  
  如果少女愿意恶作剧的话,连天空内衬的衣物都可以抽走。
  
  ——彩羽那由。
  
  这是作为孤儿的女孩给自己起的名字,依靠异能「透化」来作为偷窃的手段。
  
  ——使自身可以穿越所有阻碍,衣物也好、墙壁也罢,就算魔术结界同样不能挡住她,保证速度够快的前提下全都轻而易举,只是需要极强的操控力才能避免陷入地下,要给他人施加则需要成倍的精神负担,一不小心就有变成白痴的危险,即便现在的那由也只能做到短暂使小型的物件透化,时间长了会头晕想吐。
  
  因为幼年时的贫寒,长大后的那由非常喜欢钱,为了钱几乎什么都肯做,因此在觉醒了使用异能的方式后开始了流浪女贼的生活。
  
  像龙族一样贪恋财宝,却又极快的挥霍掉,偶尔接济穷人。
  
  也因为喜欢吃东西,所以得来的资源大多花在这上面。
  
  有着让其她女孩羡慕的“吃不胖”身材、过着毫无意义生活的彩羽那由也有着自己的原则。
  
  异能者的存在甚至比强大的神战者还要稀少,也许几百万人中会诞生一位,荒川这样的地区甚至上亿人都不会出现,而荒川诸国总计也不过十数亿人。
  
  凭这样的优势无论前去任何国家都能得到相当的地位和荣华富贵。
  
  但是她没有这么做,那由爱钱,可她还不算太傻。
  
  在那由看来,节操是第四位,钱是第三位,生命是第二位,而自由却是最重要的。
  
  普通的异能,例如操控火焰或制造冰之类没有太大特殊作用的能力价值有限,那由的能力则不同,超越魔术和魔法的穿透性,不论用于暗杀还是盗取重要的东西,掌权者不会在乎她是不是可能变成白痴,只要“物尽其用”就足够了。
  
  针对「透化」异能的特殊处理,没准还会在她的住所设置全时段的监控,可能连洗澡都……想不下去了,如此已经不止自由的剥夺、连人权都不存在了。
  
  那种恐怖的事情,对那由来说比杀了她还难受——
  
  ——虽然现实未必就那么黑暗,但那由已经将各种可能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而且越想越可怕!
  
  床沿的那由一遍一遍数着刚刚用“辛勤”赚来的金币,然后倒在床上来回的翻滚,手中还不忘紧紧的将其攥住。
  
  这样不可见人的丢脸行为持续了几分钟。
  
  开始收拾吧。
  
  消化掉喜悦的那由长舒了口气,然后坐起身。
  
  刚才那个家伙很快就会察觉自己的钱不见了,相当于一千三百枚银币的价值,不可能无动于衷。
  
  和从前一样用能力跑掉就好了,非皇权管辖下的城镇,这里的刑法可是很恐怖的,那由心想绝对不想在逃走的途中碰到巡逻的佣兵,夜间不允许普通人外出,自己可没准备好用于假冒大人物的证明。
  
  之所以告诉对方自己真正的房间,是因为那由有足够的自信在对方气势汹汹的找来之前就“蒸发”掉。
  
  打开窗户纵身一跃,身影消失在黑暗当中。
  
  穿过无数条巷口,小心翼翼的避开能够夜视的电子设备,来到一家还营业的旅馆,付上些许铜币,被告知自己的房间所在,进门之后检查一下有没有异常,而后较为安心的睡上一觉来缓解身体和精神的疲惫。
  
  ——本该是这样才对。
  
  但事实是,在那由拉开窗帘准备往下跳的时候,看见了正常情况不该出现的景象:一张青年的脸出现在窗外,紫色的双眸在黑夜中闪烁着微光正注视着自己。
  
  那一瞬间感觉到有些熟悉,似乎不久前才看到过,应该还有面纱之类的遮掩才对,但此刻的她没有多余时间思考,而是:
  
  “啊——呜呜呜!”
  
  天空将想要叫出来的女孩嘴捂住,然后将她扔到因为刚刚的翻滚而满是褶皱的床上。
  
  “真是的,干嘛要大费周章。”
  
  不知道为什么,天空就是想从楼下直接爬上来,不是反物理的飞行,那绝对是确确实实的攀爬。
  
  拥有了力量之后就想要看看能做到什么程度,不仅是战斗,还有“正常生活”中的各种各样,哪怕这种事无聊且没意义。
  
  真是要庆幸没有过早打开窗帘,不然少女的那颗小心脏可能会因为过度惊吓而爆炸的——当然不是指物理学上的。
  
  “你...你要干嘛啊!”
  
  那由蜷缩在床角,眼中似乎含着泪水,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胸部,浑身颤抖着、看上去相当害怕。
  
  不得不说演技的确很棒,若是生在地球没准能拿个金酸梅奥斯卡之类的奖项,但可惜面对的是天空。
  
  “放心吧。”
  
  一般这种情况下,闯入者会说“我不会伤害你”亦或“反抗就杀了你”之类安抚或恐吓的话,那由其实也已经想好了要怎样应对。
  
  “我只是对你的身体施加了封印,你逃不掉的。”
  
  “诶?”
  
  天空身前的少女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想要活动自己的身体——接着——
  
  “哈啊——???”
  
  (我能这么熟练的使用魔术真是太棒了)
  
  天空心中如此念到,可能他自己都没想过今晚会将隔绝声音的结界使用多次吧。
  
  少女——准确的说是彩羽那由,喊叫声相当无力。
  
  异能者的力量来源与依靠圣剑修炼的神战武者不同,虽然也称作魔力,但构成却截然不同,要认真的话,将异能者的魔力称为纯粹的能量才更贴切,这也是天空为何没有从那由身体内察觉到“魔力”的缘故。
  
  并非是那由没有魔力,而是她的魔力与众不同。
  
  但她的实力的确非常弱小,比同龄女孩强的有限,也就是相当青年男子的程度。
  
  名为「透化」的异能的确很难对付,天空用掉124秒的时间才想出对策——即限制少女的神经使之失去行动能力。
  
  换言之,那由的大脑无法对身体下达行动的命令,甚至连异能力都发动不可,想要从天空面前逃跑就绝无任何的可能,当然她还是可以自由言语的,对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子,即便是小偷,天空也还没有过分到那种程度。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神月天空,虽然有些汗颜,但我对混合魔法还是很有自信心的。”
  
  当然是指被对方偷去钱的这件事。
  
  “我对异能力还是有所了解的,寻常穿透类型的魔术不具备在不惊动我的前提下偷走的身上物品的效力,因此我断定你是异能的拥有者,「空间截断」、「融合解除」或者「位面转移」之类,但综合判断,应该是「透化」没错吧。”
  
  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是显而易见的确定,那由张了张嘴下意识的要否认,但转念后却丢掉了这种想法。
  
  这个看上去不比自己大多少的神月天空拥有的力量绝不仅神元境那么简单,光是靠对异能的了解就猜测出自己的能力种类,就绝对不可以把他当成同龄人来看。
  
  “重复一遍,我是神月天空。”
  
  “我、我的名字...那由。”
  
  并非出于恐惧,而是天空的封印使得那由的发声稍稍有些困难和含糊。
  
  “那由,原来如此,很奇怪的名字。”
  
  (你也是啊——)
  
  那由的心中腹诽,正常人也不会起“天空”这种名字吧,但她不敢表现出异议,至少现在这种时候不敢。
  
  她根本没听说过、也不会往魔术家族传承那方面去想,更不会知道神月天空其实还有位大舅的堂哥的曾祖父叫神日大地来着。
  
  “你要做什么?”
  
  在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动弹不了的那一刻起,那由就已经不想反抗了。
  
  没意义的事情,不想做也懒得去做——抱有这样心态的那由,忽然感觉到了身体的可控。
  
  “首先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限制已经解除,钱也可以送给你,虽说我只是来和你聊聊,但我不想你中途耍什么花招。”
  
  “其次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刚刚的封印是第七阶魔法「六感封绝」的效果之一,所以说即便你逃走了,我也还是能追上的。”
  
  “这不可能!”
  
  听到天空所说这些话的那由连恢复行动的欣喜都顾不上,发出质疑的喊叫。
  
  “那是达到了圣境领域的力量,你怎么能做得到!”
  
  “这是将七阶魔法发挥最大值才能做到的微小效力,圣境是做不到的,至少人类的圣境...不行。”
  
  神月天空的从容让那由有些相信了,尽管这简直虚妄离奇、荒诞到了极致,但那由有着感觉,天空不会撒谎,而且也没必要对自己撒谎。
  
  面对如此神秘却又强大的神月天空,彩羽那由选择秒怂——
  
  “对不起...”
  
  “如果是对偷了我的钱的抱歉,那么我接受。”
  
  那由有些欲哭无泪,心想自己怎么这么点背,随便偷十几枚金币就能碰到一个堪比圣境的“怪物”,而且还懂得克制自己的异能、连逃跑都做不到。
  
  其实天空和那由想的差不多,千百万人中都难见的异能者竟然让自己遇到了,看起来命运女神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嘛,其实龙族对这方面的能力不比命运女神来的差。与其认为毫不相干的命运女神会对自己照顾有加,天空觉得是龙王闲着无聊帮自己篡改命运还更靠谱些。
  
  但这种可能性也无限接近于扯淡。天空只能将这一切归于自身的运气太好。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主角光环吧。
  
  天空要了两杯咖啡、两杯奶茶和一些点心,看着侍者露出的“会心一笑”,天空也懒得解释什么。
  
  和彩羽那由这样的女孩独处一室,被误会也很正常吧,记得还是人类的时候,与异性单独相处就只有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候。当然了,老妈肯定不能算,毕竟在某些特殊时期,妹妹也是可以被当做异性的——自然要承受身体某处被打断的风险。
  
  “半夜请别人喝咖啡,真是过分啊。”
  
  “愿意的话,我可以为你发动睡眠魔法,保证就算是破天境的家伙来这里放大招也轰不醒你。”
  
  天空一本正经说道,迎来的却是那由并非瞳术而饱含幽怨的白眼。
  
  “鬼才会要被你催眠啊,失身了怎么办。”
  
  彩羽那由的性格转变实在太快,明明一小时前还怕得要死,现在却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当然也可能是天空表现得太过温和了,让彩羽那由失去了所谓的危机感——总之这样并没有坏处,至少两者间可以很正常的交流。
  
  “你很皮啊。”
  
  “谢谢夸奖,马卡龙帮我递过来。”
  
  “平时装淑女真是难为你了。”
  
  “诶嘿,你说说,我是不是很有演戏的天赋?”
  
  天空默默竖了根中指。
  
  要不是她精湛的演技,天空也不至于毫无防备就被偷走了全身的钱,毕竟如果那由是现在这副样子,天空怎么都会带着戒备心理的。
  
  “所以你考虑的如何了?”
  
  默默的看着对方吃掉大半的点心,天空终于提起刚刚询问对方却被说肚子饿而话题转移掉的重要事情——
  
  ——要求对方为自己效力。
  
  异能者很稀少,所以无论以后会不会有用到「透化」的那天,天空都想要将其纳入麾下。
  
  想要反抗天宫,哪怕是十二宫中的一殿,即使集结半个界域的力量也远远不及。但天空不相信自己的努力是白费功夫,天空要组建属于自己的势力,包括异能者、神战者、魔法师与众多兽族……
  
  只要可以成为自己的力量,就算是名声“显赫”的魔族与异形也没关系。
  
  “如果你只是拜...喜欢钱的话,我可以教给你炼金术。”
  
  明显被天空的提议吸引,那由的眼中闪烁着星星。
  
  “我倒是听说过西方的魔法师会这种神技诶,而且有专门叫做“炼金术士”的称号对不对?”
  
  “如果是指西方白虎大陆的炼金术士,的确如此,但很难用正统魔法师称呼他们,应该叫他们疯子。”
  
  白虎大陆人类占地五分之一,拥有大片的未被开发区域,是炼金术士寻找药剂与材料的圣地,当然会有多少为了实验而疯狂的家伙丧生在魔族与幻兽爪下就不是天空感兴趣的事了。
  
  最后,天空强调单纯的“炼金术”并不是什么高级的手段,甚至属于被瞧不起的能力,除非能凭空炼出超过奥利哈刚的中下位魔幻金属,那才只能算勉强够格被接纳。
  
  那由抹了抹嘴,右手的食指含在口中,眼神飘忽迷离的望向天空。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算得上是勾引。
  
  “如果...我是说如果,要是嫁给你的话...”
  
  “想都别想!”
  
  “那你说我能相信你吗?”
  
  刚刚那句话带着玩笑的意味,但此刻那由却显得相当认真,虽然已经极力的装作轻松,天空还是感受得到她隐藏起来的一丝恐惧,自然也明白她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就已经做好被自己撕成碎片的觉悟了。
  
  “指什么?”
  
  “所谓第七阶魔法这件事,你真的有达到那种程度吗,还是说骗我很好玩,你已经很厉害了,糊弄我一个小女生没意义呀。”
  
  彩羽那由顿了顿,接着问到:“你有去魔法师协会获取铭牌么?”
  
  这句话的含义,如果天空没有铭牌,她就不会相信天空的话,更别提为一个骗子效力。
  
  “魔法中也有可以控制思维,也就是「完全支配」的类型,朱雀界可能很少见,但在青龙界可是很多。”
  
  盯着眼前的少女,很明显注意到前者的身体微颤了一下。
  
  那种魔法的确存在,甚至魔术与异能中也有数量极多的此类能力,凭借刚刚天空展现出的力量,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而且非常大。
  
  “安心吧,我不会像那些黑魔法师一样用可怕的手法对待你,傀儡和正常人做事的态度和效率可是大相径庭的。”
  
  天空的话让那由瞬间松了口气,只不过她并不知道真正的魔法要做到不影响常规行动这点绝非难事,天空没有这么做的原因仅仅是不愿。
  
  虽然已经成为了龙,但天空还保持着人类的理智,尤其是在变化为人类外表时更是突显,将对自己无害的人变成傀儡,这种事怎么想都毛骨悚然吧。
  
  何况天空要建立的是属于自己的势力,需要的也是真正为自己效忠的部下,绝非是完全需要自己设定步骤、连自我都不存了的木偶。
  
  “四大陆...也就是以四皇圣兽为名的四界域,玄武与白虎暂且不提,青龙界域最强的魔法使用者是神座级的艾尔伽德,达到第九阶的程度,而朱雀界域没有达到这个程度的魔法师,最强者即第八位阶,但同为第八位阶却不能一概而论,你觉得我可以发动第七阶魔法有撒谎的嫌疑,是因为凭你的魔力量根本感受不到第四阶和第七阶的区别。”
  
  在之前获取的星空阁主部分记忆中,天空得知了十大至强者的简略信息,也就是名字和身份之类的。不得不说在这个级别的神战者数量上,朱界远远落后于青界,连零头都比不上。
  
  不过要论顶尖强者……
  
  大概就是那个人的存在才威慑了其余三大陆的至强甚至诸多神座级,有机会真想见一见。
  
  “第四阶的魔法我见过,那是——”
  
  “——尊者级的演示吧,真是可笑,在青龙界域,低于六阶魔法的咏唱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身为魔法师,差距真是太大了。”
  
  天空的态度似乎惹得那由反感,后者带着愠怒喊到:“一口一个青龙界比我们朱雀界怎么怎么样,你是青龙界的人啊?”
  
  微微一愣后的天空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朱雀界的人,当然不会想听到对朱雀界不利的话。
  
  如果有外星人在自己面前露出对地球的轻蔑,自己也不会高兴的,这一点不会因为面积大小而改变。或许比起更替的帝国,四大陆的每个人都更在意自己的母地。
  
  “抱歉。”
  
  “真是好说话啊...嗯、让我考虑一下,明天再说。”
  
  感到意外的那由不再摆出勾引天空的样子,收敛自己性子的同时也没有直接予以答复。
  
  “那么,我就先回房间了,今晚你就住在这里,有事可以叫我。”
  
  而对这样的结果,天空已经很满意了,也装作没有发觉对方再次转移了话题的这件事。
  
  如果可以获得一位异能者的助力——哪怕这个异能者很皮,可没准会有用到的那一天,做好万全总是没错的。
  
  “哦对了。”
  
  在天空走到门前的时候,那由忽然出声喊住了他。
  
  “没想到你还挺帅的!”
  
  “........”
  
  那由闭上左眼并做出左手弯曲敲打自己脑袋的动作,微微吐出粉色的舌头。
  
  (你是喜欢恶意卖萌的哪位gal女主吗?)
  
  天空此刻没有蒙着的面貌是属于天空的那张脸。
  
  不是与之相似的星宫凛、也绝非龙族,确确实实是作为地球人活着的神月魔术家族继承人——神月天空。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
  
  当然是被偷了自己钱的这个家伙「气——到——变——身!」
  
  虽然依旧是靠记忆中模样拟化而来的,但契合度已经无限接近百分之百了,与直接化形应该没有太大差别,这一点倒是要感谢这个女贼。
  
  两人再次见到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准确来说,是下午一点的时候,天空屡次敲门而没有得到回应,直到破坏了门锁进去才将那由叫醒,后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诶...好多...吃不下了...啊,天亮了,,,”
  
  “睡了十个小时,你是多困啊。”
  
  那由掀开被子坐起身来,头发乱糟糟的,不整的白色睡衣——应该是内衣吧,上面印着卡通小熊的图案。
  
  “昨天你说要给我答复,现在看来我还得多给你些时间用来清醒。”
  
  天空看了看床对面的石英钟,上面指着下午一时十二分。
  
  不知天界是怎样的计时,玄武大陆的一天有三十二小时,除此之外的三大陆都是二十四为标准,与地球完全一致。只是区别在于带给地球温暖和计时标准的太阳是真正的星体,而神战之地顶上域外星空存在的“太阳”是由无数人工恒星组成的。
  
  在做好这些配置之前,可能全世界都处于黑暗中吧,就像混沌一样——当然是天空毫无依据的猜测。
  
  “到底是谁的错啊,谁点的咖啡啊,本大爷凌晨六点才睡着啊!!”
  
  “咳、那啥...三点的时候我在重阳楼等你。”
  
  白色的光柱笼罩天空,留下些许散落的、犹如羽毛般轻盈的光点后消失不见。
  
  第四阶「瞬间移动(Teleport)」魔法,虽然战斗中有被封锁空间而失去效力的可能,但这种时候拿来逃跑还是非常好用!
  
  在那由睡懒觉的时候天空可没闲着,就算没有完全了解这个小镇,至少一些重要的地方还是清楚的,就比如最大的交易行——重阳楼。
  
  天空没钱,但是有一件多余的魂级神具与五十升的蛟龙之血,想来可以卖出好价钱。
  
  货币计量由执法殿统一规格,银币是铜的百倍、金币则是银币的百倍,但法币的价值是金币的千倍,属于神战者间较为通用和高等的货币,有专门的币卡——也就是接近银行卡的东西,不同的是可以随时随地与任何人将法币和金币“输入”进去,外在的实质货币会消失,币卡内的存储值则会改变。
  
  技术方面,勉强判定下等吧,漏洞还是很多。
  
  瓦兰镇相当繁华,随处可见“强悍”的佣兵与冒险者,天空甚至与两名神元境五重以上的高手擦肩而过,感受得到他们强大的气息,这种存在放到正统的城池也足以算难见的高手了。
  
  如果忘雪“城”和瓦兰“镇”开战,怕是要不了半小时就得全线崩盘。
  
  而一路上听到最多的就是关于昨晚一众尊者大战蛟龙的事情,不过“屠蛟”伟业并没有出现,反倒是瓦兰镇的顶尖高手被蛟龙单方面暴虐,最后还是一位不知名的高手出现才救下了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灵尊。
  
  “很快就可以化为龙了吧。”
  
  天空嘀咕着,吸收了自己的血,哪怕只有一滴也足够蛟兽进化为龙,虽然不会达到真龙的程度,但要对付生死境,不论多少都轻而易举。
  
  那个神秘出手的家伙应该是圣阶吧。
  
  自己很快就会遇到真正的圣人了?
  
  ——真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