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龙与圣剑 > 第614章
君和壁与神月天空再次相见——
  
  ——可这一次,已经不是友好的关系了。
  
  打破平静的是神月天空,望着自己再临之后的第一个朋友,语气如同刺骨的寒风。
  
  “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还能说什么。”再得知眼前神秘高手正是自己刚刚挂念的人后,君和壁却变得轻松了起来,“又不是我说了什么你就会放过我。”
  
  “那是当然的。”天空没有否认,虽然他很想改变说辞,可脱口而出的速度远比思考更快。
  
  君和壁很是认真,她走到天空的面前,挽起长袖露出白皙的胳膊。
  
  在天空微皱眉头的注视下,胳膊上浮现出纹理——是湛蓝帝国的标志性图案。
  
  唯有最重要的皇室成员在接受帝国气运加持后才会得到这样的印记。
  
  “如果我只是名为君和壁的傻丫头,一定会保护你不被任何人伤害,可惜我不仅是作为君和壁这个名字的拥有者,我还是为湛蓝鞠躬尽瘁、出生入死无数次征战沙场的武亲王的女儿,生为湛蓝,一切都要为帝国考虑。”
  
  “你身为龙种可以为我的国家带来无穷尽的财富,因此从你救我的那一刻开始,你我就注定不会成为朋友。”
  
  “——这,就是理由。”
  
  如果君和壁对他摇尾乞怜,天空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将对方抹除。
  
  可事实上她并没有求饶,这让天空反而犹豫了起来。
  
  这样的理由并不正当,甚至相当自私,可天空却没办法反驳君和壁,因为就算是天空自己也不知道要站在什么立场来批判这种理由的对错,至少在湛蓝皇室和君和壁的父亲看来,她的所作所为理所应当。
  
  唯一致命的失误就只是将天空作为了目标。
  
  “知道吗?比起杀手,我更讨厌的是别人欺骗我。”
  
  “我明白的,动手吧。”
  
  君和壁静静站在原地,等待着将要到来的、自己应当付出的代价。
  
  性格使然的公主,即使面对死亡也不多话。
  
  并非是喜欢,并不是恋人那种情感,君和壁因为天空的种族对其产生了兴趣,成为朋友却是单纯的因为天空这个人。
  
  但是,对救命恩人施展诡计,君和壁没有这种脸面求饶。
  
  天空举起手——魔力附着之上——锋利程度比起神具更胜,足以一击结果少女的生命,而且是连痛苦都不会产生的前提。
  
  “在被你杀掉之前,我想看看你真正的样子...好吗?”
  
  “不必了。”
  
  君和壁说出这句话就只是想填补遗憾,可天空却冰冷的回绝了她。
  
  是呢,在他的眼中自己是腹黑恶毒的女人吧;苦涩的闭上眼睛,君和壁准备迎来自己生命的结束。
  
  神月天空能发动第五阶魔法,未可知的——或许能达到第六位阶也说不定,以他的手段和对被欺骗的愤怒,一定不会给自己留下复活的机会。
  
  但是君和壁等了许久,却发现自己仍然活着。
  
  错愕的睁开眼,天空已经不见了身影,只是留下魔力构成的一段话——
  
  “——我饶过你,但不会原谅你。”
  
  神月天空终究没有忍心杀死她。
  
  即使是虚假的友谊,可君和壁陪伴的这几天却是真实存在的,天空无法将其否定。话说回来,天空的观察能力也不是很高,对方破绽百出的原因在于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如果他们充分的了解自己并制定详细的计划,这一次伏击自己的恐怕就是圣人了。
  
  天空走了,君和壁瘫倒在地,明明想要坚强,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下来。
  
  再次离开忘雪,天空这回没有回头。
  
  目的地依旧是天枢城,就算不依靠君和壁,天空也有办法阅览藏书。
  
  沿着记忆回到之前与敖博彦交战的地方寻找坐骑,虽然天空懂得第六位阶魔法「传送门」——可问题是天空并不知道天枢的准确坐标,也就无法使用魔法直接前往了。
  
  虽然传送能支持军团规模的移动,这种时候却显得毫无用处。
  
  很快,天空找到了目标,但除了龙驹外还有一大队似乎隶属商队的人马在此停歇修整,而龙驹正在他们营地中间,似乎是因为高傲而不服管教所以正被几名大汉抽打着。
  
  见到不远处有蒙面的青年靠近,这群人中少数几名高手都开始警惕了起来。
  
  “朋友,这里是我们听风商会的营地,还请去别处休息吧。”一位穿着讲究的男子拦在天空的面前还算客气的说道。
  
  “我不是来找你们的。”
  
  “那你是...”
  
  “我来找我的马。”天空示意着龙驹那边的同时也引起了其余人的注意。
  
  男子闻言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至少从裸露的皮肤可以看出不会超过二十岁。
  
  以他气武七重境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属于武者的气息,可以确定对方是普通人。
  
  “小伙子,你认错了,那是我们商会的宝马,好了,别在这儿捣乱,走吧走吧。”催促天空赶快离开,态度已经不那么好了。
  
  天空扫视了一圈,这支队伍中拉载货物的都是普通马匹,而那匹龙驹虽然不是灵兽,却拥有不逊色灵兽的价值,作为尊者的坐骑都绰绰有余,怎么会属于这些神元境都达不到的家伙。
  
  “怎么回事?”商队明面的首领,也是天空所发现的最强者——气武九重的男人走了过来,推开先前男子,双手叉腰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天空,随即冷笑一声:“坑蒙拐骗到老子头上了,你胆子不小啊。”
  
  没有得到回应,男人目光阴冷了几分,“臭小子,假若这马是你的,告诉老子,这马是从哪儿来的,莫不是偷的?”
  
  “是不是你们的马你自己最清楚,快点,我赶时间。”
  
  男人抽出了背后的大刀,猛地挥斩而下——但是在距离天空额头几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只有黑发被产生的气流吹了起来。
  
  天空纹丝未动,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男人和他身后的扈从都有些诧异,看起来这个普通人还真有些不普通的地方。
  
  “很有种,告诉老子你是谁,你家里人呢?”男子似乎是想要弄清天空的身份。
  
  如果龙驹真的是眼前这年轻人的,那就算对方本身再普通、背后的势力也不会小;更何况就在刚刚年轻人出现的时候,龙驹的反应显然有些变化,这一切男人都看在眼里。
  
  就算嘴上不说,他心里也基本确定了天空的话,但相信是一回事,将宝马还回去却是另一回事。
  
  如此珍贵的坐骑,能装聋作哑便是最好,等到商会离开银露国境还管他什么势力;但若情势逼迫必须要归还宝马,男人也盘算着和对方讨些好处。
  
  但是出乎男人预计的,天空没有回话,只是看着对方。
  
  “你这死鱼一般的眼神算什么?”男人被盯的发怒,可即便气势骇人,天空却依旧没有动弹。
  
  “遮遮掩掩的,小兔崽子!”对天空这副“傲慢”模样感到恼火的同时,男人骂骂咧咧的伸出手就要拽下天空的蒙面,本以为是举手之劳,但还没有碰到对方,手臂却有种强烈的麻痹感、如遭电击般迅速抽回来。
  
  忍不住的惊讶,明明没有察觉到对方是武者啊,除非是神元境...不,至少是神元境巅峰的“神战”高手才能让自己察觉不到丝毫气息,可眼前的年轻人绝不会有这种实力。
  
  对方一定有着贴身的神具保护,由此可见那匹宝马毋庸置疑是此人的。
  
  “最后一次。”天空没那么好的耐心,就像先前那人所言,再磨磨蹭蹭的,自己天黑前还不知能不能找到驿站。
  
  “小子,你不会以为有一件贴身护甲就能保证你的安全了?告诉你,现在乖乖的——”
  
  “——噗嗤!”
  
  男人的腹部秃遭重击、甚至没看到天空的出手。
  
  即便以他那健硕的身体也被打得吐了不少口水,后退了许多步,额头青筋凸起,样子显得相当狼狈。
  
  “我说过是最后一次。”天空稍稍歪头,双眼透露出的含义——轻蔑亦或不屑。
  
  “妈的看走眼了。”男人立刻就意识到了对方的实力很强,但不会高于自己,毕竟对方的偷袭也只是轻伤自己而已,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应该是基于对背后势力的信任。
  
  想到这里男人发了狠,随即对着周围高手大喊:“给老子拿下这个小王八蛋!”
  
  在他看来,对付一名气武境八重的年轻人即便自己不出手,商队高手们一起上也不会有失手的可能。
  
  但是——
  
  “诸天为主之识,规则凌立生命至上,唯死界冥主,将这一切尽数破却……”
  
  那是魔法的咒文吧,男人如此想着,脑袋已经接近空白了。
  
  天空的吟唱结束,连给他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必定是超过第三阶的魔法被发动了——
  
  冲向天空的那些商会高手,全部滞于半空,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
  
  但事实是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有对天空出手的人才被停止了动作。
  
  “我借用神地狱的魔法让你们的体感时间无限接近于静止。”天空吹了一声口哨,龙驹立刻踹飞了围着它的那群人,挣破金属链跑到天空的面前,相当驯服的任由如今的主人抚摸它的毛发。
  
  如果不是天空让它不准乱动,这些人连碰到它的资格都没有。
  
  接着,天空转向了刚才对自己出言不逊的男人。
  
  “你刚才喊了我小兔崽子和小王八蛋,我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男人的嘴角抽动着——自然是想象中的。
  
  他有一股相当不好的预感,紧接着天空所说的话印证了他的预感。
  
  “变成兔子,或者变成鳖,选吧。”带着很明显的恶趣味,加上天空从始至终都没变过的面瘫表情,再结合与之前的趾高气扬截然相反、此刻内心不停颤栗的男人和几十人的“雕像”,使得场面变得相当滑稽。
  
  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种选择有多么的艰难,即便不相信自己真会被变成动物,可眼前的年轻人给予他无形的压力——有种感觉,对方似乎说到就一定能做到,哪怕这件事看上去匪夷所思。
  
  “我解开了你的限制,不说话就杀了你们。”
  
  “兔...兔子...”
  
  男人的话音刚落,就觉得浑身瘫软没有丝毫的气力。
  
  在天空的面前,只有一只灰色的长耳兔——气武境九重的普通动物,如果不是知道它的真身,天空甚至会觉得对方可爱。
  
  跨上龙驹,天空继续自己独自一人的行程。
  
  恶作剧的意味,天空没告诉对方体感减缓什么时候消失,但临走的时候传音给了那只兔子——
  
  ——想恢复人形就去找个合适的“配偶”生小兔崽子吧,但要记得,你现在是母的...
  
  湛蓝帝国,荒川最大的人类种支配帝国。
  
  拥甲千万、城池百余座,有着皇帝与武亲王两大圣者,隐隐居于鼎足而立的三大帝国首位。
  
  天枢城在湛蓝所有城池中都处于非常的重要位置,是由生死境王者穹紫帝长年镇守抵御紫云帝国的第一防线。
  
  而这座要塞是荒川诸国唯一一处建立天界藏书馆的城市。
  
  君和壁的出现只是插曲,天空也不会对湛蓝帝国做些什么——当然了,天空也没有认为自己能和两名圣者一战,虽然对曾经的自己来说圣境极为普通,但如今自己身边可没有什么强大的护卫。
  
  记忆中原本是有的,作为龙太子的随从,在自己占据达尔克身体并来到朱雀界之时失散了。
  
  而这个随从的实力...大概相当于人类尊称的冕下,而且是最顶级的那一层。
  
  “她要是能跟在身边就方便多了。”
  
  这当然是无心的牢骚,天空也明白自己如果想要尽快的进入作为龙的状态,独立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如果有仆人帮助自己,现实自不必说,心态也会发生变化。
  
  不过,天空现在将这些抛诸脑后。
  
  上一世没有体验过的生活,在作为龙太子的时候没有了顾忌。对天宫十二殿的报复绝不是一朝一夕做得到的,天空有得是时间。
  
  反正仇人不会自己消失,圣人的生命都无法计量,天界的家伙怎么会困扰于寿命呢。
  
  ——终有一天,世界线将因我而改变!
  
  ——嘛、其实已经改变了,因为刚刚那群人的麻烦而耽误了时间,天空没有前往驿站,而是横穿一座山脉。
  
  也是刚刚才想到的,达到了圣境就能通过演算等方式获得地形全貌,虽然天空没有达到圣境,但利用魔法可以完美替代,自然选择了能够跨过驿站到达最近人类城镇的线路。
  
  中立小镇库尔·瓦兰,六十五年前由佣兵们自发建立起来,因为距离森林很近,很快出现冒险者开始相互的贸易,时至今日扩展到占地四百万平方米的程度,也是来往两国的商队几乎必定驻扎的中转站。
  
  湛蓝帝国曾有意将其接收,但因为诸多未公开的原因而中断,现在完全由冒险者工会、佣兵组织与魔术师结社平分管理权利,可以说在这里,一位神元境的绿牌冒险者地位都远比帝国贵族要高。
  
  对于瓦兰镇的特殊性,天空毫无所知,但这不妨碍天空的前往。
  
  穿过密林的时候遭遇了野兽乃至魔兽的袭击,也许是因为太过招摇了吧:天空拥有夜视能力,但仍旧以光明魔法照亮山脉,自然而然的激怒了睡梦中的当地兽王。
  
  虽然两巴掌扇飞了九幽白虎与挚天黄猿,但坐骑还是在天空分心的时候被一头蛟龙给吞了,天空强忍着让对方变化龙马的心情将其海扁了一顿,然后强行抽取了五十升蛟龙之血...
  
  生死境的蛟龙,有渺茫的机会进化为龙族——若能得到天空身上哪怕一滴的血液都足以摆脱蛟的身份,绝不仅业龙,是成为真正的龙族。
  
  身无分文的天空收取蛟龙血液是要到镇上去卖的,但看在它显得如此可怜的份上勉强给了它一滴自己的血,在那一瞬间,蛟龙原本的怨恨和惧怕尽皆化为无尽的感恩。
  
  同时也知道了刚刚胖揍了自己的少年竟是真龙皇族,被“人类”击败的耻辱顿时烟消云散——对王者低首,献上忠诚与顺服。
  
  骑着蛟龙穿越密林来到了瓦兰镇,这个时候已经是午夜了,小镇已经进入封闭状态,守望台上零星可见人类高手充当哨卫,在蛟龙出现的时候顿时引起一片恐慌,同时烟花一般的火焰连续发射到小镇的上空,而后炸裂扩散。
  
  并不具备实际破坏力的魔术「光枢」,会产生巨响和刺目的闪光,会在空中停留数分钟的时间,取决于施术者发动的魔力,通常用于示警,战争时也有骚扰敌军的作用。
  
  “离开这里。”
  
  对蛟龙加以命令的同时,天空跳到地面。
  
  幸好那些人只注意到了蛟龙而没发现天空——正常情况下,谁会认为蛟龙会被当成坐骑呢,哪怕是杂龙种也很少有被驯服的成员,何况蛟龙这一地兽王的名声早已在周围冒险者的口口相传中成为了噩梦般的存在。
  
  也是借着蛟龙吸引注意,天空才非常轻易的混入了小镇,接着就看到许多凌空飞渡的人类高手。
  
  敢于对抗顶级魔兽的人类,除非是异能者这种另类,不然以圣剑剑气修炼者至少要达到尊者才有资格,哪怕是神元境九重巅峰也挨不住生死境兽王的一眸。
  
  话说回来,异能者的存在极为稀少,就连天空也只认识一位能够以瞳术操纵时间的家伙,现在可能已经前往天界了吧。
  
  午夜的瓦兰镇不允许有外人随意走动,天空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旅馆住了进去,付了三枚银币。
  
  原本是想要付黄金的,也的确以炼金术暗中捏造出了十几枚金币,但为了不引人注意还是以魔法创造了“银”这种金属,但没有施加货币的纹理,只能算作银的碎块。
  
  即便是这么点在天空看来无足称道的小钱也让不久前还昏昏欲睡的店老板欣喜不已,为天空安排了上等的房间。
  
  被领着去相应的住处。
  
  走廊顶部的吊灯十分漂亮,不是以魔力、而是用电力作为能源照明,一位侍者陪同着天空为其引导。
  
  “302是吗,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天空手中玩弄着房间门的钥匙,走在实红木的楼梯上对身后的侍者如此吩咐。
  
  “真是服务不周,如果有需要还请您随时招呼,按钮在您的床边。”
  
  有些俊朗的男性侍者微微欠身,注视着天空的同时向后退去,在拐弯处转身并离开。
  
  因为是午夜,侍者走在楼梯上的步伐很轻,虽然他并非习武之人,但多年的服务也使得其在某些方面不逊色会轻功的武者。
  
  天空也减轻了脚步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但随着一声“呯”的撞击和“哎呀我去”的尖叫,天空停下了脚步。
  
  准确来说,是没办法继续走了。
  
  天空的身前,一位穿着短裙的年轻女孩正捂着屁股坐在地上,左手拽住裙摆,努力不让天空看到任何内容。
  
  明明是秋天,还真是不嫌冷……天空在这一瞬间思考的问题有些偏移了,为了不吵到别的住客,将之前女孩的叫喊声音予以驱散,天空这才仔细的打量起正挣扎着起身的少女。
  
  年纪大约十三、四岁,穿着在夜晚不明显的灰黑色外套,双眸是不常见的紫红色。
  
  柔顺的褐色披肩发随着女孩的动作显得十分明快,发侧绑着黑色发带,前端戴着横X型的发卡。
  
  不论天空的审美是否会被龙族的身体影响,至少他认为眼前的女孩非常漂亮和可爱,夸张些的说,就如同不存于世上的神造物。
  
  “对不起,撞到您了,是我的不小心……还请您能原谅。”
  
  女孩看上去十分惶恐,对天空连连道歉。
  
  即使朱雀界与其余三大陆的交流从未中断,原生的黄种人也一直占有绝大多数,白、黑、蓝等人种加起来都远不及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眼前的少女虽然皮肤白皙,但毫无疑问和曾经的天空一样是“亚洲人”,只不过她的表现包括道歉的口吻都十分贴近西式贵族。
  
  “你没事吧。”
  
  天空抓住对方的手将其拽了起来,女孩微微有些发愣,随即脸颊露出一抹绯红。
  
  只是天空的关注点并非在两人的接触上面,因为谨慎,天空以女孩的手为媒介对其全身进行探查。
  
  感受不到属于“神战”的力量,这表示女孩只是普通人。
  
  “刚刚是我分心了,说起来是我的过错,撞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啊,非常感谢您。”女孩说着,看似有些羞涩的将被天空握住的手抽了回来。
  
  “你也是住店的吧。”
  
  “我住402号房,刚刚去上厕……洗手间,已经很晚了,我就先回房间了。”
  
  因为穿着不像服务人员,天空才有此一问,得到的回复也确定了这点,但天空没有料到的是对方居然正好住在自己的正上方、也就是旅馆的五楼。
  
  旅馆没有电梯,会住这么高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底层客房已满了吧,而且一楼的仓室全部没有生物,推测是存放物品所用。
  
  女孩擦肩天空而过,出于礼貌的天空直到对方消失在视野外这才动身来到自己的房间,插入钥匙进门,就和地球的旅馆贴近的室内摆设。
  
  天空扔掉面部的遮掩,整个人呈大字型趴到床上。
  
  “真是累啊。”
  
  因为女孩显得非常有礼貌,天空也只得尽量以自认为足够绅士的态度回应,就像之前那样。
  
  真不知道西方人用这么累的语法交流究竟是谁教的——或者说他们其实不用这种语气,单纯是外人觉得他们该是这种语气。
  
  不论怎样都行,天空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花几天时间熟悉变形的能力,将自己的面部拟化成正常的人类,总是带着面具或口罩实在是不舒服。
  
  将手插向裤兜,想要将刚刚炼出的金币掏出来,如果不小心撒出来的话,睡觉会硌到。
  
  但很快天空发现...不见了。
  
  刚刚以炼金术制造出的、足有十余枚的金币,此刻消失无踪。
  
  绝不会是掉在了哪里,因为天空没有在空寂的走廊中听到任何异常的声响,非要追究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金币是女孩拿走的。
  
  刚刚那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女孩竟当着天空的面偷走了天空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