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龙与圣剑 > 第613章
镇守府,中殿。
  
  清晨的阳光映射到餐桌上,红色的条状物堆积在一起,在装满了佳肴的盘边格外显眼。
  
  “你在挑食?”
  
  听到天空问话的君和壁身体颤了一下,瞪了一眼天空怒道:“胡萝卜这种东西是外入的邪教,我是湛蓝公主,要以身作则抵制侵入!”
  
  “真是奇怪,人类的尊者应该有自由控制味觉的能力才对。”不接对方的引导,天空似自言自语。
  
  “奇怪的是你才对。”君和壁狂拍饭桌,“哪有人蒙面吃饭的!”
  
  “我是龙。”神月天空依旧慢条斯理用餐的同时说着冷笑话,但也是事实,他的确是龙。
  
  虽说在君和壁眼中他是混血杂龙,荒川这样的地方,能认出真龙的人恐怕根本不存在。
  
  “我要去天枢,我很需要来自天界的资料。”
  
  天宫十二殿位于天界,势力之大无法想象。要对付天界就必须利用天界,包含来自于天界资料的藏书馆,正是天空最为需要的。
  
  当然最主要的,忘雪城乃至银露国都没有停留的价值,继续待在这里是浪费时间。
  
  君和壁似乎料到了天空会急着离开,不紧不慢道:“那就祝你一路顺风咯,记得代我向紫帝问好。”
  
  “嗯。”就餐完毕的天空啜了一口咖啡,平静的问:“你不打算和我一起走吗?”
  
  “银露国的皇室派人来了,总要给他们点面子。”君和壁踹向桌角将自己翘着的椅子支撑起来,双手背到脑后显得相当无奈:“我是最讨厌这种应酬了,可惜没带几个外交官在身边。”
  
  神月天空深以为是的点头,作为星宫家少主的时候也有这种烦恼。无数中小型的势力都想攀上超古域族的关系,即使是他也不例外的成为了结识的目标,毕竟就算是废体也没有谁胆敢欺辱,星宫少主的身份就足以压过许多帝国乃至神国的皇帝。
  
  “那么我就独自上路了,希望你给的身份铭牌没错。”
  
  “让敖博彦陪你吧。”君和壁似乎有些担心,但立刻想起了昨天的战斗,只好嘟囔起来:“龙族真是怪物,生死境都打不过你,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吧。”
  
  “你要担心的是敖博彦吧,我下手可不轻。”
  
  “嘁...那家伙皮糙肉厚不说还能再续,而且昨晚拿疗伤丹当饭吃,现在差不多该复原了。”
  
  虽然达不到圣人那般滴血重生的境地,生死境想恢复伤势并不困难,除非是被附加了“必灭”或“崩裂”等特攻概念的伤害,不然即使被万箭穿心、次日也基本会痊愈。
  
  当然凌驾于魂器之上的圣器伤害也足以让生死境王者的伤势无法恢复,但那种级别的神具——放眼湛蓝也绝不会超过一件,甚至可能一件都不存在。
  
  许多圣境顶峰的强者都在使用魂器,即使是以帝国的实力和财力也很难获取圣器。换言之,能拥有圣器的强者,又怎么会在意生死境。
  
  忘雪城门,天空跨上雪白的龙驹向相送的忘雪权贵告别,这其中并没有见到几名湛蓝帝国的高手,敖博彦也不在,想来还没有彻底复原。
  
  就算是龙,能省下长时间赶路的精力也是好的,何况这匹龙驹神俊异常,很令人喜欢。当然它只是名为龙驹而并非带有龙之血脉的龙马,据君和壁所说是敖博彦送的,对方没在就不能道谢了。
  
  “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天空忽然转向君和壁,微微歪头。
  
  “呃...”君和壁稍微怔了一下,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样问,对着天空投来疑惑的眼神。
  
  没人知道天空在想什么,驾驭龙驹前往湛蓝帝国。其实什么都不需要做,龙驹是非常聪慧的种族,早已熟知了路线,前往天枢城的路线绝不会出错。
  
  半小时后,已经远离了忘雪……
  
  那么现在踏上的,就是湛蓝帝国的疆域了,但距离城市还有很远。
  
  “停下,我命令你不准乱动。”
  
  天空想要喝住龙驹,但高傲的它却有些不情愿的样子,只是在释放出一丝龙族的气息后,龙驹就再也不敢乱动了。
  
  随后,天空步行沿着官道朝前走去。
  
  速度慢了下来,相当于正常人的步伐,目视着前方,一段路程后,他站住了脚步。
  
  “原来你在这里,是不放心所以专程来送我的吗?”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这个区域已是秋季,枯叶落得满地,踩上去都会发出“嘎吱”的声音,但在天空不动的时候,安静极了。
  
  “还要我请你们出来吗?”扫了一圈四周,依旧没有声音,天空的手中凝成一颗能量球,而后——对准一方树丛轰去。
  
  但是,并没有命中树丛,而是在天空的刻意下,于途中引爆,冲击波的威力荡平了遮挡物,也让其中隐藏的埋伏暴露无遗。
  
  “敖博彦,你来做什么?”并没有意外来人的身份,同样的依靠龙的能力——嗅觉——天空闻到了对方的气味,也因此确定了身份。
  
  这一次,身为生死境王者而穿戴整齐全套的铠甲,皆为灵器,亘荒也拿在了手中,显然是有着充分的准备。
  
  “昨日天空阁下被重创而归,静心而调,忆之品味,略有所得,因此想要再和天空阁下战一次。”
  
  “我对败者已无战意。”
  
  “但是我有。”
  
  敖博彦眯了眯眼,嘴角弯起弧度,面带讽刺:“神月天空,作为龙的你应该有龙族的真名,说吧,不然等你战败在我手,一切都晚了。”
  
  “行了,废话少说,你就是因为我是龙族这一个原因才想要杀了我吧,那么...凭仗呢?”
  
  “什么?”
  
  “别和我说你有正面战胜我的把握,如果不是有绝对的信心,你怎么敢站到我的面前说这些话?”这次是被天空反讽,好似嘲笑着敖博彦的无能。
  
  身为生死境王者,遭受羞辱的敖博彦的脸上现出狞色:“嘴硬的畜牲,等本王放空你的血,再看你究竟有什么得意的。”
  
  龙族——就算是杂龙也好,足够让任何生死境发狂、甚至真正的圣人都会为之动心。
  
  如今四大陆单独的龙族已经濒临绝灭,而龙之大陆是他们无法触及的神域,余下明确存有龙族的区域不论“群龙之谷”还是“青龙神殿”也都是位于大陆顶点的势力,圣人在其面前也显得渺小。
  
  而现在,一头龙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敖博彦怎么可能会放过。实际上最初在林中见到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杀死对方的心思。
  
  “如果能沐浴你的血,我的身体会得到大幅强化...不!也许能就此突破至超凡境成为圣人啊!”
  
  敖博彦再也抑制不住溢出的兴奋感,魔力覆盖全身后朝天空冲了过来,手中的魂器全力劈斩而下。
  
  “现在退下,我可以饶你不死。”天空单手负后,右臂上裹着一层魔力的保护,以盾牌之姿格挡下来生死境的七成力,随着他的意志,魔力化作一记重锤砸在敖博彦的胸口,当即将其轰飞出去。
  
  受创的敖博彦挣扎起来,眼中的火热非但没有消退,反而受到疼痛的刺激而愈发强盛。
  
  “让我击碎你的痴心妄想吧。”思想已经被欲望所支配,无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注意到这点天空已经不打算留手,敖博彦想杀死他,那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但就在此刻,想要发动攻击魔法的天空动作滞了下来,深感诡异的他望向了敖博彦,盯着对方:“你做了什么?”
  
  “呵呵呵,没错,这是「禁魔领域(silentregion)」,因为很少见强大的魔法师,湛蓝帝国在十七年前从一群金发碧眼的外洲人身上得到后就一直藏于宫中蒙尘,如今终于有用武之地了,你应当感到极致的荣幸。”
  
  “不是强行静止、而是改写魔法构造使其无法成功发动的术式,我大概明白了,但...就这样?”
  
  “当然不仅如此,你知道驭兽术吗?”见到天空的脸色变化,敖博彦更是抱以得胜般的大笑:“我的驭兽术可能对你这样的龙族发挥不出完全的效果,但我将它融入了这领域之中,而现在的术式是——”
  
  「——兽杀·禁魔领域!」
  
  天空猛的跪倒在地,因为身体已无法支持站立的动作,他的双眼满是惊诧,浑身充斥着无力感,魔力更是在源源不断的流失掉。
  
  驭兽术并非是用于驯化兽族,而是对所有除人之外的生命加以压制甚至迫杀,对魔物或植物系的效果很弱,对龙族也不会达到预期威力,但融入术式当中无疑变得相当麻烦,甚至真正的威胁到龙种。
  
  以仿若胜利之姿走到天空的面前,想要将魂器的刀锋插入天空的心脏部位,但对方怎会如其所愿,似乎是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向敖博彦发动同归于尽的扑杀。
  
  但是——
  
  一柄长枪从后方突刺,贯穿了天空的身体。
  
  那是敖博彦的副官,早已埋伏好的赵瑜在天空注意力完全放在敖博彦身上时完美的发动了突袭。
  
  “别杀死它,我想一条死兽的价值远远比不上活生生的龙种,甚至……我们可以将它圈养起来,不断的取血!”
  
  ——那是敖博彦欣喜若狂的声音。
  
  “真是难对付啊。”望着重伤倒地的神月天空,敖博彦松了口气般的感叹道:“即使是生死境的魔兽之王踏入我们布置好的领域中也会失去反抗之力,可这头杂龙却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真是难以置信。”
  
  想到天空的决死扑杀,敖博彦此刻还都心有余悸,被得逞的话,就算是自己也要付出惨烈的代价,甚至跌落境界也说不定。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大人。”赵瑜此刻也很兴奋,天空可是头活生生的龙、并且实力还在生死境的人类之上,如此强悍的魔兽竟真的被自己二人捉住,这几乎意味着以后可以有源源不断的龙血可以使用了。
  
  三年……不,只要一年的时间,赵瑜就有把握问境称王!
  
  “幸好让你跟来了,不然别说宝藏,连我都要折在这里。”敖博彦说这话的时候,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赵瑜,语气似是和善。
  
  可被敖博彦这样注视着,赵瑜的兴奋立刻消失了大半,紧接着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同时也意识到了活体龙种的真正价值。
  
  就算敖博彦做出什么来,也合乎情理吧,追随前者这么久,赵瑜对其性格也算是了解,可兴奋让他忘乎所以。
  
  “大、大人,我...”就在赵瑜想要求饶的时候,寒光闪烁,魂器的刀锋没入了前者的胸膛。
  
  眼中的惊恐转瞬间变化成愤怒,身为灵尊巅峰强者,跟随敖博彦十数年,忠心耿耿的他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可恨敖博彦杀他竟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狠毒已无法对其形容,在赵瑜的眼中,他仿若魔鬼。
  
  “抱歉了,龙种的价值实在太高,高到连身为王者的我都负担不起,湛蓝帝国没有回去的必要,等到我以龙血进阶为圣后,你会被移到新的帝国厚葬——那是属于我的帝国!”
  
  “王八蛋,本尊和你拼了!”
  
  因恨疯狂的赵瑜想要引爆体内的魔力和敖博彦同归于尽,但后者只是露出不屑,手中魂器自下而上斜斩,霎时将眼前这位自己的“心腹”分成两半。
  
  “不自量力。”连复活的微小可能都不给对方,敖博彦的魔力化火,烧掉了这副躯体。
  
  至于赵瑜身上有价值的东西,自然也归了敖博彦。
  
  做完这一切的敖博彦这才准备对天空下手,同时也开始盘算逃亡;想避开湛蓝帝国的追杀,必须离开荒川前往云州更偏僻的地方。
  
  以他的实力,只要君和壁的父亲、那位名震湛蓝的武亲王不出手,任何人也休想对他产生威胁。
  
  走到天空的面前,敖博彦打算先挑断天空的四肢筋脉,他可不愿让一头龙有机会恢复实力。
  
  但是,有一个问题——
  
  ——为什么没有血迹?
  
  被自己和赵瑜所重创的神月天空正安静的躺在地上,虽然显示出的气息十分微弱,可无论身体亦或身下的草地都没有哪怕一块血迹。
  
  这种显而易见的异常本不该被忽略,但和赵瑜一样,敖博彦也被兴奋冲昏了头脑。
  
  下意识的,敖博彦尝试再次启动领域,但这一次,他发现自己对「兽杀·禁魔领域」失去了掌控,就算连接都做不到。
  
  “你在找这些吗?”
  
  敖博彦猛地转身,却见到了另一个天空。
  
  不应该是这样的说法,因为地上的天空已经逐渐透明化,站在眼前的,才是真正的神月天空。
  
  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平静得如若屏蔽视觉就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
  
  远比敖博彦的直觉与感知更强的隐蔽能力,出现在前者的面前,手中托着许多宝石,虽然形状和颜色各异,但它们的本质与君和壁佩戴的玉坠完全相同。
  
  “你的依仗就是这些埋在地底的魔术宝石吧。”在天空的手中,闪烁亮光的晶体被捏成了粉末,随风消失在了视野之内。
  
  敖博彦对付神月天空的杀手锏,名为“兽杀·禁魔领域”的术式,已经不复存在了。
  
  “你为什么会发现...”
  
  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敖博彦清楚的知道自己绝对战不过天空,甚至没有资格让天空恢复龙形。
  
  “我的谨慎来自两次死亡,而且我不认为奇迹会出现三次。”
  
  没有居高临下的姿态,天空对眼神已然灰暗的敖博彦语气依旧平淡。通过对话后者也清楚了,神月天空的身份绝对有待考究,可他已经无法将其传扬出去了。
  
  身具魔法的天空不会留给自己任何可能复活的机会——注定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彻底的消失。
  
  “再告诉你一件事吧,领域可以对付我的分身,但对于我的本体依旧构不成威胁,即便没有魔法,你再我眼中也弹指可灭。”
  
  “怎么可能!”即使承认失败,可敖博彦却绝不相信自己是输在了实力上面,疯狂的想要反驳:“禁魔领域会让陷入者失去咏唱魔法的能力,如果不破坏术式,没有魔法又被削减力量的你怎么可能有如今的胜局!”
  
  “既然如此,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何为愚蠢吧。”
  
  天空飞升到半空,右手掌心朝上,在那里——魔力凝聚成型——那是水晶的模样,就如同雕刻大师精心而制的作品一般华丽璀璨。
  
  但是无法体会到它的美丽,敖博彦的眼中只有骇然。
  
  “不……这不可能!”
  
  想要否定、试图否定,一切都因为那“水晶”的出现。
  
  这一刻敖博彦他相信了、彻底的相信天空刚刚的话——
  
  ——“即便没有魔法,你在我眼中也弹指可灭。”
  
  那是神迹,甚至是超越顶阶功法与上位魔法的存在,与超能力在同一层次甚至被置予更高的评价。
  
  “见识到了,就灭吧。”
  
  天空闭上眼,不屑于看到对方的死亡。
  
  手中的水晶射出极致的闪耀之光,将心死的男人笼罩其中,那正是——
  
  ——「瓦尔哈拉的碎片!」
  
  肉体自不必说,连同灵魂与精神都被蒸发殆尽,从此后,世间的生死境王者永远的少了一位。
  
  而对方用于储物的指环,天空实在提不起兴趣,将其嵌进了地底千米。
  
  紫色双眸中所包含的意义复杂得无法言语,天空转身望着来时的方向。
  
  银露国,忘雪城。
  
  镇守府后殿,被设为暂时的行宫,是湛蓝帝国郡主的专属住所。
  
  君和壁在自己的房间里;坐在桌旁、上半身趴在桌布上,双手把玩着小物件。
  
  一颗玻璃球,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但君和壁可不觉得天空会将这种普通的东西以高价买下,就算是玩笑也太无趣了。
  
  作为湛蓝帝国皇室,君和壁辨识珍宝的眼力还是有的,在仔细观察许久后终于确认了,这颗看似普通的“玻璃球”应当是可以炼器的材料,而且足以承受君和壁的全力碾捏而纹丝不损。
  
  当然,测试是在极小心的状态下进行的。
  
  在意它的原因并非因为价值,只是将它送给自己的家伙,是自己在意的对象。
  
  盯着,看着,目光停留在上面许久,没人知道君和壁在想些什么。
  
  敲门声响起,传来了下仆的声音:“殿下,忘雪城主季冠鹰求见。”
  
  “让他滚。”君和壁发出不耐烦的斥声。
  
  “....是,殿下。”
  
  下仆似乎被吓退了,环境再次回复安静。
  
  但不一会儿,房门又被敲响了。君和壁的心情有些焦躁,没有犹豫的启动了房间的守护——魔术结界——足以将神元境巅峰武者绞杀的力量围绕着她的居所。
  
  吵人的下仆应该已经粉身碎骨了吧,事实却并非如此进展,因为没有听到惨叫,更没有看到喷溅的血迹。
  
  就在她狐疑的时候,背后生出一阵微风。
  
  屋子没有窗户,是完全封闭的状态,不可能存在流动的风才对。这样想的君和壁警惕地转过身,在刚刚自己所在的桌旁,裹着黑袍的神秘身影就那样如鬼魅般出现了。
  
  外观应当属于男人,身形相当的健硕,但印象中没有这样的下属高手。
  
  “什么人!”君和壁下意识的挥出一道冲击,同时运转魔术结界想要拿下对方。
  
  神秘人没有做出任何反抗,但正因如此才显得可怕,所有的手段都轰在了他的身上——可是全部没有声息的消失了。
  
  如果不是房间内还有少许残留的魔力,没人会认为刚刚这里出现过怎样凶猛的攻击。
  
  “你这不是会魔术吗?身边带着魔术基石却不会魔法和魔术,我觉得神月天空真是蠢到家了。”
  
  虽然有着刻意压低的嫌疑,但毫无疑问有着相当粗犷的声音,君和壁确定自己没有听过这种声音,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知道自己和敖博彦的目的,还可能知道神月天空是龙种。
  
  更为可怕的是,眼前的神秘汉子至少有生死境的实力,虽然没有圣境那般缥缈难窥,但绝不会弱于敖博彦。
  
  “阁下,就这样擅闯和壁房间,有些不妥当吧?”
  
  “的确不妥,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黑袍神秘人随手捏碎了君和壁所控制的魔术结界,然后在对方惊愕的注视下缓缓道:“那么,我要等你的奴才杀死神月天空回来?”
  
  心中一沉,君和壁完全相信了,对方的确知道一切。
  
  “阁下,您...”
  
  “别逗了,敖博彦如果真能获得龙种,他还会回来吗?”
  
  君和壁微微一愣,忽然想到,以龙种的价值,敖博彦未必抵挡得住诱惑,当初只想着对付神月天空,完全忽略了有关敖博彦的这一点。
  
  “您的意思是,敖博彦会逃走?”
  
  “是,但也不是,他已经没机会逃走了。”
  
  君和壁有些茫然,可下一瞬她的瞳孔皱缩,因为她看见神秘人将一把刀扔到了地上。
  
  那是名为“亘荒”的魂器,君和壁怎么会不认得。
  
  既然和随身的兵器都分开了,那就是说敖博彦已经……
  
  “没错,他失败了,而且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在自己的领域中被神月天空灭杀的、”
  
  君和壁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信。
  
  眼前的神秘强者没理由欺骗她,而且魂器在此,敖博彦必然已经殒落了。
  
  能够在领域中击杀生死境,她这才发觉,自己根本从一开始就错估了神月天空身为龙种的力量。
  
  会遭到报复吗?现在似乎并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因为君和壁的思绪已经有些紊乱了,但幸好她还没忘记眼前还有一个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就是我杀了他。”
  
  是错觉吗?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
  
  不再是低沉而粗犷的嗓音,君和壁抬起头,与摘下黑袍的神月天空对视着。
  
  “这次是我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