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御鬼者传奇 > 第2529章 花鶄遇袭

  “啊?!还要进我的脑袋,不行不行,这次就已经够难受的了,同样的情况若是再来第二次,我简直生不如死!”
  
  古灵霸龙大摇其头,脑袋晃得像拨浪鼓似的:“诸位,就当是行行好,千万别再折腾我了。”
  
  “哈哈哈,这九个家伙是在和你逗趣开玩笑而已。”关横拍了拍古灵霸龙的脑门,随即说:“该了解的事情,都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你们在这里聊吧,古桑女,咱们赶紧回去,花还等着搭窝呢。”
  
  ……
  
  告别了九神兽和霸龙,他和古桑女抱着灵根和大风翎毛做好的鸟窝,回到了即将完工的聚火殿那边。
  
  “喂,你们可算回来了。”卿凰叉着腰笑道:“失踪了快一刻的时间,难道说是躲懒去了?”
  
  “没、没有,我们是去……”古桑女这家伙人憨嘴快,差点就把实话说出来,关横急忙瞪了她一眼,对方这才缄口不言。
  
  他也随口解释道:“没事没事,和九神兽、古灵霸龙它们多聊了一会,哎,汪桐和黄藤、云大姐跑到哪里去了,这里怎么只有你和若桃和镇守俑忙活?”
  
  “嗨,刚才在房间里看护无鳞角蜥的小黑派来了,告诉我们,剩余的几个蛋都破壳了。”
  
  卿凰笑着说道:“小家伙们出生的时间提前了很多,听汪大哥说,是因为咱们持续为蜥蜴蛋灌注灵气的缘故,现在他们都去看宝宝了,我们把剩下的事情处理完,也要过去瞧瞧。”
  
  “算了,我看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你们也该歇会了。”
  
  关横看到古桑女和若桃都想过去,挥手说道:“去吧去吧,都让我来就行了。”
  
  “呵呵呵,公子,谢啦。”闻听此言,若桃大喜,拉着卿凰和古桑女飞也似的跑了。
  
  这个时候,镇守俑扛着一根粗大的房柱走了过来,它问道:“主人,此物要放在什么地方?”
  
  “嗯,应该是聚火殿正中间的位置。”说完,关横对人俑勾了勾手指说道:“跟我来吧。”
  
  另一边,若桃那姐儿几个迈进房门,她立刻问道:“喂喂,蜥蜴宝宝呢?赶紧拿过来让我抱抱。”
  
  见到她扯着嗓门嚷,云小飘把手指竖在唇边:“嘘别太吵了,无鳞角蜥刚刚睡着。”
  
  “哦哦。”闻听此言,若桃、卿凰和古桑女她们几个马上点了点头,轻手轻脚来到床边,看到汪桐、黄藤和小黑每人怀里都抱着一个还没睁开眼的小蜥蜴,对方正在打瞌睡呢。
  
  床榻上酣然入梦的无鳞角蜥身侧,卧着那只倍儿有精神、最先出生的那只小蜥蜴,此刻正瞪着眼睛,看着四周围七八个弟弟和妹妹,大有认真看护的意思。
  
  “好、好可爱呀。”卿凰轻轻抱起一个,紧接着就是若桃和古桑女,都搂起一只小蜥蜴,坐在床边抚摸着,尽量让对方感到舒适惬意,房间内,此时安静极了,就算是一根针落地,都会清晰可闻。
  
  ……
  
  与此同时,云蔼峰火山口,祝融离宫附近。
  
  “唰唰唰”一阵劲风陡起,就只见原地出现了三道影子,为首的一个身形颀长,但是躯体都被隐藏在闪耀的异光内,看不见真实样貌。
  
  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此刻低语道:“怪事,我们从大西漠那里撕开空间缝隙,来到此界,一没找到万魇邪王的踪迹,二没有寻得灵界神兽的下落,难道说,真的白来一趟吗?”
  
  闻听此言,旁边有个同行的立刻躬身道:“大人,‘上面’传来的指令,不过是让咱们了解人间界的情况,如果这里平静如常的话,您自然可以高枕无忧,到时候与我们返回便是。”
  
  “嗯,说得倒也有理。”
  
  此君倒背双手,看了看周围的山林景致,嘴里自言自语道:“愚昧的人界,哼,就连被毁灭的意义都没有,难怪‘上面’对这里的态度始终如一,就是不想管。”
  
  言到此处,他对身后的两个随从开口道:“说到要向上面禀报的时辰也差不多了到了,这样吧,我撕开空间,让你们先返回,至于我呢,要在这里逗留片刻,欣赏欣赏下界景色。”
  
  “这……”两个心中暗道:“你也太喜欢任意胡为了,万一要是上面怪罪下来,自然不会责备你,倒霉的肯定是我们这些属下。”
  
  但是关于这位的脾气,他俩也是有所了解,说一不二,专横霸道,不容别人质疑劝阻,故此他们也不敢说别的。
  
  其中一个随从躬身施礼道:“如此,我二人谨遵上命,‘秉休’大人,属下就先告退了。”
  
  那个被异光笼罩住的“秉休”呵呵一笑,随即挥手在身边一划,“嗤啦!”随着轻响声,空间缝隙立刻出现,两个随从晃身进入,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既然逗留在人间界一阵,总得在此处留些纪念之物才好。”“唰。”说着,这个秉休陡忽散去周身异光,显出了本来面目。
  
  看此人身形颀长,五官端正,眼角眉梢却透着一股诡异的凶戾之气,他的外貌平平无奇,没什么特殊之处,唯独带着几分灵族人的容颜气势,却和一般灵族与众不同,那是因为,这秉休的杀气,实在是太重了!
  
  “我是要随手毁掉整座山峦呢?还是抹平那些一眼望不到边的树林,亦或者灭杀千百只生灵,试一试新招数的威力,嘿嘿,这可得好好考虑一下了。”
  
  此人轻描淡写般喃喃自语,把杀戮破坏当成是儿戏,足见冷血狠毒、丧心病狂,就这样,秉休信步往前走着,寻找合适自己下手的目标。
  
  突然间,空中急掠来数道身影,咕咕叫着振翅疾飞,这秉休皱了皱眉,杀气倏地升腾而起,嘴里叱道:“聒噪,去死吧。”
  
  “呼”下一刻,他居然将掌中汇聚的灵气团狠狠掷向对方,陡下杀手。
  
  “咕咕?!”在低空飞行的,正是出外闲游的三只玄翎花,它们见到身后恶风不善,顿时吓得尖叫飞逃闪避,然而,还是慢了半拍。
  
  “嘭!”有只花左翼中招,翅膀上顿时被轰成一个大洞,鲜血翎毛霎时四散迸飞,情景好不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