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修仙之天道录 > 0355没有地魂的神国缺口太大

0355没有地魂的神国缺口太大


  白安水不敢再有二心,依照萨木王的意思组建了狼卫军。青霄城里安插的两个成员就是劳诺与大金牙。不过还死了。
  红狼帝国里面有很多,主要任务负责萨木王的安全。
  他曾经旁敲侧击问过萨木王,因为白安水自己也有这个本事儿,白安水偷偷对着萨木王试过他的神魂牢笼。萨木王却没有一点感觉,白安水非常奇怪,萨木王的灵魂牢笼是如何学会的?
  白安水已经扫视过萨木的身体好几次,萨木身体里没有半点修行仙力的影子。怎么就能凭空使出如此厉害的法术?这一直是白安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萨木总是神秘地的一笑,大谈他的师父那个面具人的本事儿。
  白安水理所应当的认为,这个法术是那神秘的面具人传授给萨木的。萨木也不解释,至于那个神秘的面具人,自从露了两面后,白安水再也没有看到。
  “还真是狼头呢?”哈十七惊奇的声音打断了白安水的回忆。
  白安水的刺青抹上他的血液。萌萌的小飞猪不见了。一只威猛的金色狼头出现在胸膛上。
  哈十七、谛听、穷奇看着那个狼头。
  “郑哥说的时候,我还觉得不大相信。没想到啊,还真是内外两层刺青。”。哈十七感慨。
  ”郑哥还说了,里面狼头性强烈,哈哥,你小心着,别让它咬着你。“。穷奇在旁边提醒。
  ”没事儿,我吃一亏,长一智,这个狼头附着的法力我早就给封印了,绝对不会有事。“郑乾笑道。
  狼头刺的非常逼真,甚至于它的毛发都根根可数。哈十七被如此精致的雕刻吸引了,用手抚着狼头:”真他妈的太像了。“。
  众人皆笑。像就像吧,至于如此惊奇嘛。
  哈十七咬牙切齿地连着说了好几次:“真他妈的太象了。”。
  谛听觉得不大对劲儿。哈十七平时就算是有些话痨。也不至于对一个虽然好,却说不上极品的刺青如此惊讶吧。再说了,以谛听的角度看过去。哈十七的眼睛变的跟刺青狼头的眼睛一样血红。
  郑乾被谛听拉了一下,顺着谛听的目光,他也发现了哈十七的异常。
  ”二弟。你怎么了?“哈十七听郑乾的声音,慢慢转过来。
  哈十七的目光是陌生的,郑乾又觉得好像从哪里见过。哈十七脸上的抖动着似乎想说什么。又象是在拼命压制着什么?
  ”郑哥,你先将哈十七的修行封印住、“谛听说着,化成一道轻烟从哈十七的头顶钻进了他的识海。
  谛听再次来到哈十七的神国,他直接来到佛老的神庙。
  神庙中空无一人。看来佛老今天没出来做功课。谛听正要进入识海去找佛老。
  一个人影飞速从树丛中闪过。伴随着一阵乒乒乓乓的投掷石头的声音、树丛里稀里哗啦一阵乱响。树枝断折。甚至有的大树被推倒倒在地上。
  ”阿弥陀佛,你不要过来。我跟你没仇,当年的事儿你不能怪我。“人影边跑,连投着石头。
  那人正是佛老。他用石头再打一只狼。那头狼在后面紧追不舍。佛老身体虽然胖了些。但在茂密的丛林与怪石多多的山坡上连蹿带蹦,不但跑的飞快。还有余力朝狼扔石头。
  那匹银白的狼一声不吭。死死盯着佛老,看样子非咬死佛老不可。
  要不是佛老吸收了一些传承珠里的功力。就凭谛听刚见到他时的修为。早就被银狼追上了、
  ”孽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钻到别人的神国里做恶。“谛听一下子急了。双手张开,慈悲化雨。
  雨水浇在银狼身上。银狼的戾气在它身上蒸腾。最后整个银狼也化成一道清烟。被哈十七的神国吞噬了。
  ”你来的真是好及时,再来晚一点儿,我非得舍身伺狼不可。“。佛老叉腰,呋呋喘大气。
  “佛老,这只银狼从哪里来的?你的修为对付他还不是小菜?为啥让他象撵鸭子似的这么狼狈?”。
  佛老脸上微红:”阿弥陀佛,他是从哈十七的神国外面闯进来的。再说了我向来慈悲为怀,虽然对付他很轻松。怎么忍心害了他的性命。他一进来,对老讷的态度还挺好的。跟老讷闲聊。我问他为啥跑到这里来?他说他的寄主保护不了他,也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了,所以趁着这个身体的主人松懈之际,悄然潜到这里。”。
  “你没问它是谁啊?“。
  ”当然问了,它说它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只是一缕神念而已。但他的主人却大大的有名,我一听来了兴趣。它告诉我,它的本体主人叫破狼。就是二十八星宿中杀星之一。接着他又问我的来历。本来我不想告诉他,但他既然问到了。出家人又不打诳语。我便据实以告。哪知道这头狼虽然毛是白的,心却是黑的,纯粹是一头白眼狼。二话不说,上来就咬,要不是我跑的快,我就。。。。。。“。
  ”佛老,容我猜一下,你是不是当年对破狼有什么亏欠?所以你才不忍心对它下重手?“。
  佛老强自嘴硬:”哪里?我只不过是当时没有时间罢了。你知道的,那时天劫已然到了最强的时期。漫天神佛都在合力对抗天劫。它当时让我给天龙一族的傲海求情,我事务极多,一时疏忽给忘记了。导致他与傲海都沦落到此。我们这些应劫者也全都殒落了。就这么点事儿,他还记仇。你说世界上还有这么小心眼的。“。
  谛听实在听不下去了。
  ”事已做错,有则改之。何必找理由呢?“。
  佛老低头收声。回到神庙里的莲花台上。
  ”佛老,我再多一句嘴,这件事虽然我暂时摆平了,但你与破狼之间的疙瘩早晚要解开,我看不如请他本体进来,你二人当面锣对面鼓地解决,你看好不好?“。
  佛老当时就急了。
  “不好。他本体进来,我现在修为连当初的千分之一都没有。我还不让他把我给吃了。不行。这事没商量。”。
  谛听合掌:“佛老。你心中有愧,没用术法对付他,表明你根本不想将事情逼到死路。想要和平解决。它在后面追,如果它要是真想咬你的话,早就追上你了,哪里还费这么大劲。这说明他也有和平解决问题的意愿。你看这。。。。。?到底如何你自己选吧。”。
  佛老沉吟了半天。
  “那你得保证我的安全。别让他咬我。”。
  谛听笑了。
  “当年舍身伺虎,眉头都不皱一下,为啥还会怕狼啊?”。
  佛老苦笑:“不怕你笑话,当年我还没有找到道的真义,在深山密林里苦修。饥饿的快要死的时候,我见到一只被猎人快要杀死的狼,我也是饿极了。竟然将狼杀死,喝了它的血,后来才在菩提树下证道成佛。所以我对狼又愧又怕,遇到他们我本能不想用仙法对付。”。
  佛老跟狼之间还有这么一段渊源:“那就更应该及早了断。否则到天劫末期,需要各方齐出力的时候,你还在对付你的因果纠缠,那对我们来说损失不更大了么?”。
  “好,我听你的,我在神国里,你随时可以领他进来。”。佛老答应了谛听和要求。
  谛听跟佛老告别,出了哈十七的神国。
  当那只银狼被谛听在神国净化后,哈十七就恢复了神智。谛听一出来,哈十七一下子将谛听抱住,在谛听锃亮的光头上叭叭亲了好几下。
  “谛哥,大恩不言谢。这是小意思。”。。
  谛听哭笑不得。说也不是,骂也不是。哈十七这么大人了,还是这样没心没肺。
  不过破狼一缕神魂便可以轻易侵入哈十七的神国。让谛听感到,必须尽快把哈十七的地魂集中到一起,完成融合的过程。否则哈十七神国的缺口太大了。几乎没有什么防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