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御天神皇 > 第1748章:谁打了假赛

第1748章:谁打了假赛

他很想看看苏夜的真正实力有多强,是不是如若外界传闻那般可怕!
  
  一时间,叶霆神王笑而不语,并未同意,也并未拒绝。
  
  他这样一笑,苏夜和东方北霆都猜测出了叶霆神王的用意,这叶霆神王分明是默认了啊。
  
  这叫苏夜心中无奈,叶霆神王这个老狐狸,想看自己的实力,还表达的那么含蓄。
  
  似乎是有了叶霆神王的默认撑腰,东方北霆冷笑一声,说道:“苏夜,我说了那么多,你该不会是不敢和我斗上一场,来证明你自己的清白吧!”
  
  “你真要打?”苏夜疑惑问道。
  
  “那是当然!”东方北霆狠狠的道:“我要揭穿你的伪装,让你知道,靠自己的真凭实力走入宗堂,才是真正长久的。”
  
  苏夜轻轻摇头。
  
  有些人的思维很难理解。
  
  他自己打了假赛,会认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打了假赛。
  
  心中黑暗,看什么都是黑暗!
  
  他一再的忍让,更是助长了对方的气焰,让对方以为自己好似一个软柿子一样,随意揉捏,既然如此,那索性,就不如不忍了!
  
  “好,那就打!”苏夜笑了笑,同意下来。
  
  看着苏夜一点都不慌乱的模样,东方北霆暗自嗤笑,死到临头了,苏夜还在装。
  
  在他眼里,苏夜说白了也就是个半步炼虚境而已,他不知道东方谭是怎么输给苏夜的。但是在他的认知当中,炼虚境和半步炼虚境斗法?
  
  输!
  
  开玩笑,完全不知道怎么输!
  
  “在哪里打?你可以随便选择个地方!”东方北霆疑惑问道。
  
  “就在这吧。”苏夜简单回应。
  
  东方北霆一脸诧异:“在这?”
  
  “恩,就在这,反正,很快就会结束的。”苏夜平静说道:“没必要再去其他什么地方了。”
  
  闻言,东方北霆冷笑不止,寒气逼人的道:“小子,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了,既然如此,我就好好教教你!”
  
  话落之时,他猛的操控神通,打算先发制人,给予苏夜狠狠的一击。
  
  “凌冰神通!”
  
  看到这一幕,其他围观的几个天才无不是乐了看热闹笑话起来。
  
  “这东方北霆还真是不留情啊,上来就用凌冰神通,这应该是他最擅长的几种神通之一了吧。”一个天才在旁围观。
  
  在宗堂内,两个顶级大打出手,可是很热闹的一幕。
  
  而且,他们也很好奇,这个苏夜到底是否有传闻中的那么厉害。
  
  凌冰神通施展开来,东方北霆呼吸间都在冒着寒气,他所过之处,空气都凝结成了冰块,好似要将所有的东西都冻结成一团!
  
  而苏夜的脚下,也同样蔓延出了大量的寒霜,这些寒霜似乎要通过他的脚下,渗透开来他的全身。
  
  苏夜看都不看一眼,周身火焰覆盖,手中一朵火焰炼化呈现而出,那看起来并不是多么浓郁的火焰,竟是刹那间将这结出的寒霜化为虚无。
  
  而后,苏夜的火焰嗖嗖的飞流而出,直逼东方北霆而去。
  
  东方北霆丝毫不虚,试图用凌冰神通和苏夜的火焰抗衡,可是只是一刹那的时间,他的寒霜凝结就好似以卵击石般被化解的一干二净。
  
  而后,苏夜操控火焰,刹那间压了下来。
  
  再回过神来时,东方北霆一脸的难以置信,因为苏夜的火焰竟是已经到了他的脑门前。
  
  距离并不算太接近,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感受到了一股随时都可以陨落毙命的危机,苏夜只需要轻轻再把这火焰往下拉一下,他就会一命呜呼,神仙也救不了他!
  
  东方北霆露出汗水和惊慌的神情。
  
  叶霆神王及时制止,说道:“苏夜小友,收手吧,北霆,你不是苏夜小友的对手。”
  
  一句简单的话,就宣布了胜利的归属。
  
  在座的每一个人都震撼吃惊,眼神之中闪烁着不可思议和骇然。
  
  仅仅一招!
  
  东方北霆堂堂炼虚境的天才,竟然没能在苏夜的手中撑得过第二个回合,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尤其是取得了第一名的东方宗生站在原地,更是眼神中闪烁着不可思议和复杂,他在问自己,如果是由他自己来做的话,他真的能做到不出第二个回合,就击败东方北霆吗?
  
  答案是做不到,根本不可能。
  
  炼虚境中期虽然比炼虚境前期强一些,可是却不代表能够以绝对的压制力取胜于对方!
  
  就算是叶霆神王都感觉到了哭笑不得。
  
  他想过苏夜会击败东方北霆,但他没想到竟然会如此干脆利落,不过数个呼吸而已,一招,就已经定了胜负。
  
  这个小子真要继续参加祭祖之战,第一名花落谁家恐怕很难来讲,难道他真的如自己猜测一般,当时退出祭祖之战,纯粹是为了不想得罪人?
  
  叶霆神王越想越觉得有意思,他看了眼东方北霆:“北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我不服,这个苏夜是个外族人,他的来历肯定有问题,他怎么可能如此之强。突然出现,突然又名声大噪。我怀疑他目的不纯!”东方北霆败给苏夜,自觉地脸面大损,索性什么都不管了,像是一头疯狗一样乱咬。
  
  苏夜没想到,被击败后,这东方北霆还如此不知悔改,索性如此,他也只得摇了摇头。
  
  “神王大人。”苏夜拱手道。
  
  “怎么了?”叶霆神王一脸好奇。
  
  “这东方北霆说我打假赛,目的不纯。我目的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我倒是真的知道,他们三室中有人,曾有过收买我打假赛的事情!”苏夜说道。
  
  叶霆神王眯起双眼:“有此事?苏夜,我还是那句话,这些事情要讲证据。”
  
  “苏夜,你含血喷人,你说我们三室中有人要打假赛,证据呢?你哪里来的证据!”东方北霆厉喝道。
  
  他对此倒是没什么惧怕的,当时东方言去收买苏夜时,只给了苏夜一些空头支票,就是为了防止苏夜搜集到物证,没有物证,苏夜拿什么来证明。
  
  到头来也不过是自己闹出个笑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