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异界之超级奴兽大师 > 272

  一个利欲熏心的武者!
  
  红红儿的表情阴晴不定,正想开口让罗大常下去时,忽听得有一个冷酷的声音响起:“师姐,他不值得你出手,就让我来代劳吧。”
  
  阿丑走上了擂台。
  
  阿丑有多丑,看看他走上擂台时罗大常的目光就知道,那目光里带着嫌恶,带着恶心,带着厌恶,就连擂台下观战的弟子也议论纷纷。
  
  “他是谁?怎么长的这么丑?”
  
  “是啊、是啊,长的丑也就算了,还出来吓人,真是吓死我了。”
  
  “瞎说,那能叫长得丑吗?那叫长相雄毅,雄毅懂吗?”
  
  “雄毅不就是长得丑吗?”
  
  ……
  
  台下的纷纷议论并没有阻止阿丑杀死那个擂的步伐,没错,他正是走上擂台。
  
  擂台距离地面有一丈高,这个高度对于武者来说,只是轻轻一跃,但阿丑却选择走上擂台。
  
  顺着为选手准备好的通路上擂,他走的很慢,却没有停止,若有人仔细观察,会发现他每走一步,无论是步幅还是步速都没有任何变化。
  
  即便面对着无数的流言蜚语,他的脊背依旧听得笔直,孤傲、倔强、冷酷,仿佛没有一个词汇来形容他的气质,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他的人就像铁打的一样,没有任何事情能令他屈服。
  
  红红儿眼睛一脸,笑道:“好一个丑人,丑的好,丑的妙。”转头对瞎子说:“这人是谁?”
  
  瞎子毕恭毕敬的道:“听声音和步伐,应该是许墨身边的阿丑,是一个剑客。”
  
  剑客!
  
  不用瞎子说,红红儿也能感觉到,剑客身上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就像他手中的剑,柳恒博是圆润而不失锐利,这个阿丑则是单纯的冷,渗到骨子里的冷。
  
  “你看这人怎样?”红红儿对薛紫衣说道。
  
  此次三宗演武还有个目的,选择十五人组成一支诛邪小队,这十五人的选择却不是最开始的没宗选五个,而是三大宗门合起来,选择其中最适合的十五个,显然,红红儿是有意将阿丑选入小队了。
  
  身为女子,尽管对丑陋的事物有着天然的排斥,但薛紫衣依旧公正的道:“人不错。”
  
  尽管阿丑并未出手,但在她看来,胜负已经注定了,罗大常的实力不够,心胸也不足,不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凌落风没有说话,皱着眉头看着走上擂台的阿丑,不知为何,此刻的阿丑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你怎么了?”薛紫衣问。
  
  凌落风回过神来,道:“选入他入诛邪小队的事情,还需商量一下。”
  
  薛紫衣惑道:“怎么了?难道他的实力不够强?”
  
  凌落风摇摇头,道:“不是实力不强,而是来历不明。”
  
  他苦笑着说:“老实说,我和恒博都认为他是来自外域的人。”
  
  “外域吗?”薛紫衣看向阿丑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阿丑的人就像一把剑,一把藏在匣中,无人识得其锋芒的剑,他冷冷的看着对面的罗大常,就像看着一具尸体。
  
  “青竹宗阿丑,请赐教。”
  
  阿丑抽出长剑,众人哗然,他们看到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支竹片——三尺长的竹片。
  
  尽管边缘削的锋利无比,可依旧不能改变它只是一支竹片的事实,就连主席台上的薛紫衣和红红儿,都看的目瞪口呆。
  
  “那是什么?”薛紫衣道,语气里尽是疑惑。
  
  红红儿用同样疑惑的眼神盯着凌落风,等待着他的答案。
  
  凌落风微微一笑,道:“那是剑。”
  
  薛紫衣不屑道:“那是一支竹片。”
  
  凌落风微笑道:“竹片也是一把剑。”
  
  就在这时候,忽听得瞎子上官亭道:“他出剑了。”
  
  阿丑出剑了,旁人还没看明白他怎样出剑,剑尖便已经抵住罗大常的咽喉。
  
  没有武魂,没有真气,只是单纯的用肉体力量送出一剑,快到了肉眼都无法察觉。
  
  “这是?快剑?”薛紫衣皱紧眉头。
  
  快剑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剑,也是最困难的剑。
  
  简单的是招式,只是平平一刺,没有眼花缭乱的虚招作为衬托,只是屈臂,伸臂,力量从脚下来,通过腰部传递到手臂。
  
  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像演练了成百上千遍,关键是速度,而速度正是最困难的地方。
  
  你不可能动用很多的真气,因为动用真气需要时间,哪怕仅仅是一瞬间,也会影响剑的速度,那就只有依靠肉体的力量。
  
  但人类的肉体力量终归是有极限,除非天赋异禀,不然很少有人能突破这一极限,毫无疑问,阿丑的剑法突破了极限速度。
  
  柳恒博和柳青芙对视一样,具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讶,柳恒博叹息一声,道:“没想到阿丑的剑,已经快到了这种程度。”目光下意识转到许墨身上。
  
  许墨耸了耸肩膀,笑道:“不要看我,我什么也没教他,是他自己学的。”
  
  即便许墨也不得不佩服阿丑的天赋,他练习快剑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身体经过易经五拳和南阿剑经的改造,又有剑桩作为激发潜力,而阿丑看起来什么也没有,真正凭借原始的肉体天赋,达到了这一步。
  
  虽然这一剑没有领悟到剑意,但许墨觉得,只论速度,已经与他巅峰时候不相上下。
  
  擂台上
  
  罗大常瞳孔紧缩,身体颤抖;
  
  他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保持在一个平静的状态,但人类恐惧的本能,又让这种尝试成为徒劳。
  
  他害怕了。
  
  害怕咽间的竹片再前进半分,只需再前进半分,便会刺穿他的咽喉。
  
  就连红红儿也一脸紧张,在这个距离,以阿丑的速度,只要他想杀罗大常,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罗大常虽然不争气,但毕竟是落霞宗的弟子。
  
  红红儿看了一眼薛紫衣,此时此刻,也只有她这个东道主适合说话。
  
  薛紫衣微微一笑,朗声说道:“比武结束,青竹宗阿丑胜。”
  
  罗大常的眼睛立刻变作了灰白,即便是早已注定的结果,他也希望晚些到来,最好能再晚一些。
  
  剑离开了他的咽喉,他终于可以大口的呼吸,即便不愿意承认,可大口呼吸的感觉真好。
  
  你可以不必活在别人的鼻息之下,而享受自由的美好,哪怕这种美好归根结体也是一种奢侈。
  
  一阵寒风袭来,劈头盖脸的洒落,刮在脸上,刀割一般的疼。
  
  疼痛中,罗大常失落的走下擂台,没人关心一个失败者的离去,大多数人将目光聚焦在胜利者身上,即便他长得很丑,那又如何,再丑陋的人,只要有实力,也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红红儿长吸一口气,算是回过神来,看着凌落风笑道:“这个阿丑是个人物,若不进诛邪小队实在太浪费了。”
  
  凌落风迟疑道:“可他的身份……”
  
  红红儿笑道:“身份怎么了?他是青竹宗的弟子,身份就没有问题,至于他从何而来,不必太在意。”
  
  “可是……”
  
  凌落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红红儿打断:“可是什么?没有什么可是的,现在的局势你又不是不知道,放着如此有能力的人不用,难道用那些庸才?”
  
  凌落风争辩道:“即便用庸才,也比用来历不明的人强。”
  
  眼见两人有僵持不下的趋势,薛紫衣笑道:“不如这样吧,先看看演武,结果都出来了,再讨论诛邪小队的事情。”
  
  红红儿和凌落风同时点点头,算是达成了基本的协议。
  
  演武继续,走上擂台的是一个瘦高的年轻人,身着黑色锦衣,外套一件紫缎子坎肩,腰上围着一条大革带,带子上镶嵌着一颗龙眼大的玉珠子。
  
  他的脸上就像玉珠子一般光滑,高挺的鼻梁,眸子漆黑,嘴唇薄如蝉翼,嘴角带着和煦的微笑——仅仅是看起来和煦而已。
  
  红红儿脸上带着激动的微笑,说道:“看着,这就是我落霞宗此次涌现出来的天才之一。”
  
  凌落风和薛紫衣同时眉头紧皱,这个长得如女人一般漂亮的男人,实力在化元巅峰左右,光凭这一点,已经是落霞宗顶尖的存在。
  
  什么时候落霞宗也能培养出这种人才了?两人心中疑惑。
  
  这年轻人面朝着青竹宗的阵营,抚尔一笑,朗声道:“落霞宗颜如玉向青竹宗许墨挑战。”
  
  有人挑战许墨!
  
  就连瞎子上官亭也心中一惊,一度怀疑是否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他的耳朵非但没有问题,还灵敏的很,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青竹宗一众弟子的目光聚焦在许墨身上,许墨微微一笑,也不见什么动作,轻巧的飘上了擂台,负手而立,笑道:“难得有人想主动挑战我,我又怎会不接受挑战呢?”
  
  颜如玉以手掩面,嗤嗤笑了两声,接着笑容忽然一收,冷峻的道:“我可不是挑战你,而是质问你!”
  
  许墨皱了皱眉,道:“质问我什么?”
  
  颜如玉如玉一般的面颊浮现出一抹狰狞的表情,他的声音就像森罗恶鬼:“我要质问你,我派内门十几名内门弟子和长老葛恒的死因!”
  
  此言一出,台下顿时一片哗然。
  
  世人皆知道葛恒和十几名内门弟子被杀的事情,所有人都当其是邪月宗所为,但听颜如玉的语气,此事竟与许墨有关。
  
  就连红红儿也坐不住了,急忙问道:“颜如玉,你说清楚一点!”
  
  颜如玉躬身见礼道:“禀告大长老,此事原本只有宗主和几为长老知道,此次前来,我不但是要战胜许墨,还要向他讨还葛长老的血债!”
  
  台下立刻议论纷纷。
  
  “什么?他的意思是葛恒的死和许墨有关?”
  
  “什么有关,他的意思分明是说葛恒是许墨杀的,这都听不明白。”
  
  “可葛恒是落霞宗的长老啊,怎么可能会被青竹宗的弟子击杀。”
  
  “落霞宗的长老也良莠不齐,凝神期可当长老,化元巅峰也可以当长老。”
  
  “哦,原来如此。”
  
  ……
  
  纷杂的议论并没有影响红红儿的判断,他阴沉着脸,沉声道:“颜如玉,葛洪是邪月宗所杀,人所共知,你凭什么说这与许墨有关。”
  
  红红儿打心眼里欣赏许墨,绝不希望葛洪是他所杀,那以为着他们必将站在对立面上。
  
  颜如玉微微冷笑,道:“太上长老,同葛恒长老同去的人中,有一人活着,他可证明事情和许墨脱不了干系。”
  
  “谁!”红红儿瞪眼问道。
  
  颜如玉并未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对着落霞宗的方阵招了招手,道:“张衡阳你出来吧!”
  
  就见一紫衣男子从人群中走出,不是张衡阳又是何人。
  
  张衡阳一见许墨,脸上立刻露出愤恨的表情,喝道:“许墨,我今天就要为死去的同门报仇!”随后隐去了他们埋伏许墨之事,将其他事情讲了出来。
  
  “那姓聂的一定与他有关,不然怎可能凑巧在林中埋伏于我们?”话到最后,声泪俱下,颇有一些悲惨的味道。
  
  许墨冷冷的看着张衡阳的表演,没错,正是表演,他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许墨。
  
  心跳、呼吸、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都说明他心中并不悲痛,非但不悲,反而在窃喜。
  
  只是他表演的太过逼真,台下众人忍不住相信了他说的话,不禁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盯着许墨,就连红红儿也不例外。
  
  “凌宗主,我需要一个解释!”红红儿沉声道。
  
  凌落风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目光在许墨身上转了一圈,淡淡的道:“许墨,你辩解一下吧。”
  
  许墨躬身道:“是”直起身子,指着张衡阳,朗声说道:“张衡阳,我切问你一件事,葛恒和我为什么会产生冲突。”
  
  张衡阳斥道:“还不是因为你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葛长老见不惯,才会与你产生冲突!”他自不敢说他们是特意去击杀许墨,于是随意找了个理由。
  
  许墨失笑着摇摇头,道:“荒谬!先不是我许墨不是狂妄自大的人,就算是,葛恒也不是我杀的,我且你们,与你们冲突之后,葛恒可安然离开了?”
  
  张衡阳急道:“是离开了,但你随后又让那姓聂的埋伏我们,可怜的葛长老和几十位同门,就死在乱箭之下。”
  
  许墨冷哼道:“问题来了,既然我与葛恒是临时起怨,又怎会提前埋伏你们?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退往哪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