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阁 > 异界之超级奴兽大师 > 61
那姑娘尚未说话,倒是一直在身边伺候的冬梅开口说道:“我们小姐姓聂。”
  
  许墨笑道:“原来是聂小姐,失敬失敬,那一夜想必你也听到了,邪月遗宝之说,纯粹是子虚乌有,又何苦夺这无用的玉佩呢?”
  
  那天晚上,顾凌波和他说起这事情的时候,聂姑娘就在旁边偷听,许墨不相信她未将这事听进去。
  
  那位聂姑娘眼神一转,笑道:“许公子就这么肯定,邪月遗宝只是个传说吗?”
  
  许墨笑道:“是不是只是传说我不知道,但现在这玉佩无任何用处,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心中却想:“就算邪月遗宝是真的,不知道遗宝位置,拿了玉佩也无用。”
  
  以许墨的性格,这样的话,自然不会明着说,但字里行间却无比在暗示着此意,只消面前的这位聂姑娘稍有注意,便会听出弦外之音。
  
  只见这位聂姑娘淡淡的一笑,说道:“既然这玉佩没有任何用处,那公子不妨就割爱吧,我愿用东西和你交换玉佩。”挥了挥手,身边早已准备的夏荷,便端着一只托盘上来。
  
  这是一只香檀木制成的托盘,表面用镂空浮雕的手法,雕刻着苍松图案,上盖一块红色绸缎,一看就是江南的产的上等绸缎,即便只是单调的红色,但闪亮的光泽依旧令人感觉眩目。
  
  许墨冷笑道:“事关三大宗门的名誉,交换的事情莫要再提了。”竟是看也不看那托盘一眼,更没有伸手揭开红缎。
  
  聂姑娘目注着许墨,忽得又笑道:“你不看看就推辞了吗?或许交易的东西比那枚玉佩更具价值。”
  
  许墨冷笑道:“有什么比三大宗门的声誉更具价值呢?”
  
  丫头夏荷冷哼一声,愠怒道:“你这人好不识抬举,我们诚心诚意的与你交易,竟连看都不看一样就拒绝,青竹宗有你这种弟子,真是宗门不幸!”
  
  许墨心中愠怒,脸色不变道:“我和你主子说话,你一个小丫头插什么嘴,还不快快退下!”
  
  “你!”
  
  夏荷本是牙尖嘴利的丫头,怎么肯示弱,就要出言反驳,却被聂姑娘拦下。
  
  “住口,还不向许公子道歉!”
  
  “小姐!”夏荷恨恨的盯着自己小姐,可聂姑娘的表情一改温和的表情,严肃的让人不敢质疑。
  
  “是,小姐。”夏荷怏怏的道,“对不起了,许公子。”声调冗长,一听便是心不甘情不愿。
  
  许墨冷笑一声,作揖道:“不敢、不敢,我一个青竹宗的内门弟子,怎敢接受夏荷小姐的道歉呢?”说着还做出一副不敢恭维的模样。
  
  怪异的语调,做作的表情,倒是将身旁的柳青芙和顾凌波逗笑起来。
  
  聂姑娘眼波一转,笑道:“两位姑娘相比想看看我拿出的东西吧,实话实说,我拿出的东西,对于三大宗门来说,可比那无用的玉佩有价值多了。”
  
  两女对视一眼,忍住笑意,将目光投到许墨身上,不知不觉中,她们习惯了以许墨马首是瞻;许墨沉吟片刻,喃喃道:“看上一看,未尝不可。”
  
  聂姑娘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隙,笑道:“放心,不会让许公子失望了。”转头对夏荷道:“打开吧。”
  
  夏荷虽有些不愿,可仍然依言而行,素手轻轻一挑,将红缎掀开,托盘里一共躺着三件东西。
  
  一本书、一支笔、还有一颗丹药。
  
  许墨皱眉道:“这些是何物?”
  
  聂姑娘笑道:“久闻青竹宗以剑法为尊,我这送上的第一件东西,乃是一本剑谱。”
  
  “剑谱?”许墨冷笑一声,“恐怕不劳聂姑娘费心了,我青竹宗现有的剑谱虽然谈不上高明,但也绝不会贪图你的剑谱。”
  
  若是普通人,定会被许墨这不屑一顾的表现激怒,但聂姑娘明显不是普通人,只是微微一笑,素手拂开挡在额前的碎发,小声说道:“这本剑谱可是大有来历,传说三百年前,东南域剑客有北张南岳之说,北张就是东南域第一大派太极门的创始人张一丰真人;南岳则是号称落英神剑的岳卓群岳大侠。”
  
  “岳大侠闲云野鹤,并未像张真人一样开宗立派,但他所创的一手落英九剑却是与太极剑一起,号称开创剑道新气息的剑法,我带来的这本剑谱,正是落英九剑剑谱。”
  
  柳青芙大惊失色道:“这真是落英九剑的剑谱?”
  
  别人不知道落英九剑的威名,她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太极剑讲究一个意在剑先,先后却正是相反相称,借对方之力以为己用,随时屈伸,实是开创了东南域剑道的新局面;而落英九剑则正好相反,讲究剑在意先,剑出而意后,以凛冽无双的剑招取胜,他父亲柳恒博的剑术,就多受落英九剑的影响。
  
  许墨并未听过这门剑术,见柳青芙一副惊愕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师姐,这剑法很厉害?”
  
  柳青芙面色古怪的道:“厉害、厉害当然是厉害,爹爹当年就得到了落英九剑的一招半式,才能才众多内门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核心弟子;但也正是因为只得到一招半式,所以剑法不得寸进,如果爹爹得到——”
  
  说到这里,她突然闭口不言,面色不愉的盯着聂姑娘,半晌才说道:“敢问聂姑娘,你是怎么知道我爹爹的事情。”
  
  聂姑娘盈盈一笑,说道:“我要说是巧合,柳姑娘相信吗?”
  
  柳青芙果断摇了摇头,道:“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柳恒博得穿落英九剑的事情,在青竹宗内也只有少数几个长老知道,如果不是有人泄密,外人是不可能得知的。
  
  只是柳青芙思虑再三,也不知长老中会有谁将这秘密泄露出去。
  
  许墨却心中一动,暗道:“听闻岳重楼长老和师傅颇为不睦,他也姓岳,难道是岳卓群的后人,因为不忿师傅得到了落英九剑,所以将消息泄露出去?”
  
  正思绪间,就听聂姑娘的声音传来:“柳姐姐不必疑心,我自然有自己得到消息的渠道,却与青竹宗的长老无关。”
  
  柳青芙冷哼一声,不再看她,只是目光紧盯着那本剑谱不放。若单论价值,光这本剑谱就在那无用的玉佩之上了,更不用说——还有后面两样。
  
  她的目光不禁顾盼到了那支笔和丹药身上。
  
  聂姑娘将她神色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道:“这只是第一样东西,第二样却是给落霞宗的,只可惜落霞宗的弟子似不在此地啊。”似笑非笑的盯着许墨。
  
  许墨难得面色一红,尴尬的道:“落霞宗的郭师兄在路上出了一些事情,已经带着弟子先回宗门了,对了——第二样东西是什么。”
  
  聂姑娘似是看穿了许墨的尴尬,并不在此事上多做纠结,指着那支看似普通的笔说道:“南岳岳卓群的剑谱虽然珍贵,但这支笔的珍贵之处,却丝毫不在剑谱之下,特别是对落霞宗来说。”
  
  许墨又看了一眼那支普通的毛笔,紫竹做的笔杆,笔头似是狼毫,却又没有狼毫的靓丽光泽,看起来平平无奇。
  
  他下意识将目光移到了聂姑娘脸上,希望她能给个解释;就听聂姑娘说道:“不知三位听说过赤霞三丈红没有?”
  
  许墨和柳青芙对视一眼,具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赤霞三丈红是什么?没听说过。
  
  他们下意识就摇了摇头。
  
  便在这时,顾凌波的声音突然传来,语气里满是惊讶:“你是说赤霞三丈红?”
  
  许墨转过头,正好迎上了顾凌波那双惊愕的眼睛,忍不住问道:“顾仙子,这赤霞三丈红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只是一门武技——准确的说,是一个招式而已。”顾凌波面色古怪,话到这里,便点到即止。
  
  许墨将目光偷到偷笑的聂姑娘身上,面带疑惑的问:“还请聂姑娘解惑。”
  
  聂姑娘也不推脱,爽快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赤霞三丈红是落霞宗的镇宗武技,正如顾仙子所说,其实只有这么一招,却威力无穷。”
  
  事关落霞宗的内幕,柳青芙和许墨都不知道,只有顾凌波这个清风阁的首徒略有耳闻,见两人疑惑的眼神递来,只能解释道:“落霞宗只有两位长老实力超过了凝神期,大多数长老的实力虽然还不如我清风阁核心弟子,它凭什么位列八品宗门,你俩可知?”
  
  许墨和柳青芙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心中却满是疑惑,特别是许墨,早在年会时,见到那个落霞宗的长老赵寒霄,便知落霞宗的整体实力远不如他青竹宗,不知为何,两大宗门竟能同时位列八品宗门。
  
  “难到是因为这赤霞三丈红?”许墨试探的问。
  
  顾凌波点点头,道:“我也知之不详,但有一点却清楚明白,落霞宗之所以能位列八品宗门之末,靠的就是这招赤霞三丈红,听闻二十年前,剿灭邪月宗时,落霞宗的前任宗主曾用这招硬撼过邪月宗宗主一招,那时候落霞宗宗主才凝神中期,而邪月宗宗主少说也是凝神巅峰的人物。
  
  许墨心下一惊,便知这赤霞三丈红的厉害,能让人以凝神中期,硬撼凝神巅峰,除非两者武魂相差太多,可两位同样是宗主,想必武魂都是极品之选,那差别就在武技上了。
  
  一念及此,他不禁对赤霞三丈红刮目相看,可依旧有个疑惑未解。
  
  “但又和这支笔有什么关系。”许墨说到。
  
  顾凌波同样用疑惑的眼神盯着聂姑娘,似是也不知其中的奥妙。
  
  只见聂姑娘微微一笑,面颊浮现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说道:“这本是落霞宗的不传之秘,但谁让它的弟子不在此,说说倒也无妨。”她目光一闪,缓缓开口道:“赤霞三丈红确实能令越级挑战,但却必须依靠这支“乾坤一划”,才能发挥出招式的全部威力,而这支笔,早已在二十年前遗失了。”
  
  顾凌波面色一变,眼神凛冽的盯着聂姑娘,冷冷的道:“既然已经遗失,却不知道聂姑娘又从何得到。”
  
  聂姑娘微微一笑,便将这森冷的气息消去,柔柔的道:“这就不劳顾仙子多问了,我只能保证,这东西的绝对是真的,而且来路绝没有问题。”
  
  顾凌波冷笑一声,不以为意的道:“这笔是真是假与我有什么关系。”目光却始终不离笔尖左右,似是要辨别出它的真假一般。
  
  聂姑娘眼波一闪,笑道:“真的与你无关吗,顾仙子?”
  
  顾凌波面色肃穆,说道:“自然。”
  
  许墨见到这一幕,心头已经有些了然,三大宗门虽然表面和睦,但背地里却你争我夺,不得安息;如果聂姑娘说的是真的,那这支乾坤一划的回归,必将给落霞宗带来质的飞跃。
  
  如果郭衡阳在这里,漫说是一枚无用的玉佩,就算是再多的代价,他也会答应;可郭衡阳明明不在这里,这姓聂的姑娘还将它拿出,这番作为,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许墨天生就不喜欢打哑谜,于是准别将话题挑明,只见他冷着一张脸,肃声说道:“敢问聂姑娘拿出它来,是什么意思。”
  
  聂姑娘秀眉一挑,道:“许公子多虑了,小女子还能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想物归原主,顺便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
  
  许墨沉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只问聂姑娘一句话,若是我不答应交易,你会怎样。”
  
  聂姑娘笑容一敛,低眉注视着自己的指尖,幽幽的道:“若是你不答应,说不得我就将这东西,直接送到落霞宗宗主的手里了。”
  
  一旦落霞宗拿到乾坤一划,实力必将大增,对于青竹宗和清风阁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许墨轻咬着牙齿,沉声道:“聂姑娘这是威胁我吗?”
  
  “如果你认为这是威胁,那也未尝不可。”聂姑娘明媚的眼波里,绽开一抹微笑,就如桃花初蕊一般绚烂,“当然,选择权还在你们手中。”
  
  许墨审视着面前的女子,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极漂亮的女子,可越漂亮的女子越是危险。许墨心想:“从到来时的下马威,到现在,她每说一句话,每拿出一样东西,都牵引着我们的思路,不给我们任何转变思路的空间和余地,真是厉害。”
  
  作为一个自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人,许墨不得不承认,即便在他那个时代,这位聂姑娘也会成为极厉害存在。
  
  她的厉害绝不仅仅在于实力,更在于那近乎精确而冷酷的把握人心的力量。